正在播放: 经典乱伦组合(63)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华姨啊!艳红可是人小鬼大啊!”就把那一天在海边的事情和华姨细细的说了一遍。

  华姨听得面带桃红,眼神中不知觉已经带上万种风情,她胸前的两座山峰也忍不住的一起一伏着,听的我讲完,长吁了一口气,叹道:“红儿竟然也已经长大了,看来我真的老了呵!”

  我急忙上前,和华姨靠的近了一些,扶住了她的腰,笑道:“华姨说哪里话啊?您现在是风华正茂,韵味十足的年纪啊!”

  华姨有些无力的靠在我的胸前,头枕着我的肩,叹道:“岁月不饶人啊,老了就是老了,华姨不怕老,就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的生活。”

  我抚摸着华姨光嫩的肌肤,笑道:“华姨,看看您的皮肤多好啊,您说老了,那不是要很多人气死啊?再说了,我和艳丽她们还需要您的多加指导呢!”

  华姨伸出一指,点在我的唇上,笑骂:“小冤家,你这张嘴啊!真是能说死人了,我倒是不放心让艳丽姐妹跟着你了,说不定哪天你把她们卖了,她们还傻乎乎的帮你数钱呢。”

  我抓住华姨的手,把她的手指含在嘴里,吮了几下,说道:“华姨,我哪里舍得啊!说定是哪天你的两个宝贝女儿对我不耐烦了,把我给踢出家门了,再说了,她们背后不是还有华姨您撑着腰嘛,对华姨您,我可是不敢有一点不敬的啊!”

  华姨把手顺着我的胸前滑落,来到我那不知何时已经耸立的鸡巴处,轻轻的握了一握,笑道:“你就是这样表示对我尊敬的吗?”

  我哈哈笑着,说道:“华姨,这可是让你性福的宝贝哦!难道它耸立在您的面前,还不是对您最大的尊敬吗?”

  华姨笑骂了一声:“贫嘴!”手却忍不住隔着裤子,用掌心轻轻的搓动着鸡巴的顶端。

  我忍着想要一把按倒华姨的欲念,说道:“华姨,我真的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呢!”

  华姨忍不住一笑,用手捏住耸着的鸡巴,手指轻轻的捻捏着,笑道:“是不是又想让华姨帮你救火了?”

  我哈哈笑着,把鸡巴望她手里顶了顶,说道:“华姨,这次你可只猜对了一半,我刚刚才想在华姨这里泄泄火,可是先前想说的却不是这个。”

  华姨把手用力的一捏,气道:“你个小冤家倒是说啊。在这里卖什么关子?”

  我“哎哟”急忙把鸡巴回缩,却被华姨牢牢抓在指间,只好说道:“我想,我想华姨您能和艳丽姐妹一起和我在床上做那美妙之事。”

  华姨一怔,把手一甩,松开了我的鸡巴,面色一沉,说道:“你又来说什么傻话,我怎么能和她们姐妹一起跟你上床呢?再怎么我也是她们的妈妈,她们怎么能受到了?”

  我握住华姨的手,很诚挚的说道:“华姨,这么多年来,您一个人含辛茹苦带着她们姐妹,她们都是懂事的,怎么会拒绝你拥有性福呢?想一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会是多么的快乐美妙!”

  华姨神情有些迷茫,却还是坚持着:“不行,我自己也说什么放不下这张老脸啊?跟女儿同睡一个男人,象什么话啊?”

  我心下着急,忙道:“华姨,如果我们不是一家人,我自然不说那么多,可是我们是真心相恋的一家人啊!你让我和她们在一起快活,可是一想到您孤零零的一个人,让我情何以堪啊?”

  华姨的身体微微的颤动,眼眶也红了,声音有了些沙哑,说道:“好,好孩子,华姨有你这句话,就已经满足了。”

  我也有了些激动,高声说道:“不,华姨,我不能放下您一个人不管。人生百年,能真正做几件自己想做之事?既然有了让自己性福的机会,为什么要这么轻易的放弃呢?”

  “可是,可是那是我亲生的女儿啊!”华姨还是放不下这个心结,她的脸上呈现出了痛苦的神情,是啊,她何尝不想和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呢?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正是性欲旺盛的时节,又被我挑起了沉睡多年的欲火,可是为了女儿,她只能舍弃自己的性福了。

  我用手把华姨肩上的衣服扯开一些,在她圆润的肩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道:“华姨,正因为她们是您的女儿,她们才可能容忍您的分享,而我,也真的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我们能快快乐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永不分开!”说到这里。

  我不禁想起了家中的姐姐和小妹,她们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华姨的身体有些发热了,她心下犹豫着,明明知道不应该,可是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为什么不让自己再试一试第二步呢?也许真的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突破禁忌的快感对人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

  我又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肩头,诚挚的说着:“华姨,我们需要您,我们需要您用您的经验来指导我们一起快乐的生活。没有您的加入,我们的快乐会失色很多的。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好吗?”

  华姨引着我的一只手,放到了她的乳房之上,她的乳房都已经散发着火热,我微微的用力一握,华姨轻“唔”一声,央求道:“现在不要再逼我,让我好好的想一想好吗?你这个冤家啊,真是要磨死人了。”

  我知她心里已经动了,只是一时之间还是不能放下脸面来,手握着她的乳房揉捏着,笑道:“好,华姨,但是最迟今晚,您必须决定,要不然我就带着她们两姐妹绑架您去。”

  华姨身体连颤,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我张大嘴巴,用嘴含住了她的肩膀,微微的哈着热气,华姨却忍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来。

  我放开她的肩膀,用舌沿着她的肩峰慢慢的游动,一只手握着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背脊轻柔的抚摸。

  华姨忍不住用手隔着裤子握住了我的鸡巴,在手里把玩着,嘴巴大张着喘息着,眼睛已经迷蒙起来。

  我把一只脚伸到她的两脚之间,用膝盖把她的两腿分开,手顺着她的大腿把他的裙子撩开,慢慢的抚摸了上去。

  华姨的阴户就象那刚出笼的小包子一般,软软的鼓起,热乎乎的,而且,隔着她薄薄的丝裤,手指间已能感觉包子的汤汁太浓而流了出来。

  我手指微微用力按住华姨凸起中间的那条肉缝,笑道:“华姨,现在是不是需要我的鸡巴来给您灭火了呢?”

  华姨听闻,手重重的握了一下,嘴唇抿着,亦笑亦嗔,真是百般的媚艳,我心里大痒,弯下腰去,把她的内裤向下一扒,就势捞起她的一条大腿。

  华姨急忙用手挽住了我的脖子,急道:“你个小冤家,又想出什么新的花式了?”身子被我挤的靠着了灶台,一条腿被我举的高高的,内裤缠在了两个膝盖之上。

  我嘻嘻笑着,用胯部顶着灶台,把她的腿担在空中,这样她的阴唇就不由自主的被扯开,连那条阴缝儿也显得宽阔了许多。

  我腾出手去,往下褪着自己的裤子,就在这时,却听得艳丽和艳红在外面叫着:“妈?表哥?”

  华姨急忙推开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大声道:“你们两个妮子还知道起来啊,还是你们的表哥知道来给我帮帮忙,你们也不知道心疼娘。”一边说着,一边把我向外推着。

  我一边笑着,一边小声的说道:“不要忘了晚上哦!”

  华姨脸红红的,嗔道:“忘不了,你快出去陪着两个小妮子吧!”

  我笑着走了出去,且先去逗逗两姐妹再说。

  (十七)

  在温馨快乐的气氛中,早餐结束了,一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下来了。

  我心里也是很忐忑,华姨到底是怎么决定的呢?我在房间里早早的就坐不住了,先到艳丽的房间想要看看是不是先给她打个招呼。

  哪知艳红却比我还要先到一步,正和姐姐吱吱喳喳的说笑着,经过昨夜的一番风雨,姐妹两个的感情看起来比以前更好了一些。

  艳红淘气,一边和姐姐说着话,一边手还不闲的捏着艳丽的乳房,艳丽只是浅浅的笑着,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我咳了一声,笑道:“好啊,你们两姐妹竟然背着我在这里自得其乐啊!”

  艳丽见我进来,脸不禁一红,艳红却一下从姐姐的怀里跳了出来,拉住了我的胳臂,就往我的脖子上吊。

  我只好抱住了她的身子,在床沿上坐了下来,艳红在我的臂弯里晃悠着,高兴的叫道:“还是表哥的胳臂有劲,不过,胸脯太硬,没有姐姐那里舒服啊!”

  我气得一下捏住了她圆俏的小屁股,说道:“死妮子,赖在表哥怀里还抱怨不好,真是昨晚没有教训够你啊!”

  艳红一蹙鼻子,叫道:“哼,再来啊,谁怕谁啊!刚才我还跟姐姐在商量拉你过来呢,自己倒送上门来了。”看样子是姐妹两个已经预谋好了啊!

  艳丽也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脸儿微微的有些发热,说道:“好哥哥,你知道吗?我跟红妹好久没有这么亲密无间的在一起了,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谢谢你,表哥!”

  我听得心里一阵的感动,更加坚定了要把华姨拉进来的决心,一家人其乐融融岂不是更好的事情。

  我手抱着艳红,腾不出来,只好把头歪着,蹭着艳丽的发丝,笑道:“傻妹妹,我们是一家人嘛,自然就要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艳红在我的怀里叫道:“喔,一家人在一起真好啊!”推着我的身子,便把我压倒在了床上,带着艳丽也趴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她们两个的身子,忽然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不关乎欲望,就是这样在一起,不是也是很好的嘛?

  艳红却在我的身上乱拱着,一双小手开始不老实的想要脱掉我的裤子了,艳丽也是媚眼含春,面带桃花,吐出粉粉的舌尖,舔着我的脸颊.

  我侧过脸去,伸出舌去侵入艳丽的红唇之间,艳丽却也把她灵巧的舌伸了出来,把我的舌抵禦於樱唇之外,两条濡湿的舌便在我们嘴唇间推来推去。

  艳红看的有趣,也爬了上来,竟然也吐出了她的小舌头,和艳丽一起夹击着我的舌,我急忙把舌缩回了,可是她们两个却不罢休,两条香舌同时窜入我的嘴里,继续和我的舌纠缠在一起。

  我的嘴被塞得满满的,只好尽力的把嘴张大,她们两个一会儿联合起来对付我,一会儿却又彼此攻击起来,只是累得我涎液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