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07)

  我伸长手从床头柜上取了一支烟点燃抽了两口,眼望着张雅茹娇靥晕红的脸庞说:“只要你和小婵不嫌我老没出息,心里一直牵挂我,肏的时候哪怕过分些也不反感,这些要求我肯定会全部答应。”

  张雅茹风情脉脉的乜看着我说:“我才不嫌你老,没出息怎么啦?那些有出息的人看起来道貌安然,在场面上说别人冠冕堂皇一大篇,背底里干的龌龊勾比你我更没出息。你肏的时候过分又怎么啦?镜子里看起来真切刺激生动自然,展露了性的博杀就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不就是强者生存弱者被淘汰嘛!小婵到底喜欢不喜欢我不清楚,反正我心里很喜欢。”

  忽听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说:“不就是身上所有的眼眼嘛!肏完照样还是个眼眼,又不会成为城门洞了走人过汽车?妈喜欢的我也喜欢,哪怕全身上下到处都肏遍,要不然怎么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呢?”

  当我回头望去时,才发现秦婵已将门推开了一道宽缝,正咧着嘴偷着乐哩!

  张雅茹似嗔非嗔的说秦婵:“你不要屄嘴硬,总有把你肏得比我这个样子还难看的时候。”

  秦婵像穿堂燕子般走到了床边,伸手摸了摸我和张雅茹的连接处,又揉了揉红彤彤的阴蒂头,满怀惆怅的叹了口气说:“还是妈的阴蒂长得美,胖胖的像个输透了的红葡萄。遗憾的就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有这么大?伯伯摸过之后肯定会更加喜欢我。”

  张雅茹立刻调侃秦婵:“我还以为你哪个地方都比我强,原来还是有一个地方不如我。小婵,姜还是老的辣,你伯伯就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一个代表。”

  秦婵马上将计就计说:“既然伯伯出类拔萃,我当然想好好品位品位他那老姜的味道。现在你也舒服了一阵,看电视我没有兴趣。要不你到卫生间洗一洗了去街上随便转转,我和他在你房子里同样照着镜子肏上一次?”

  张雅茹笑骂了秦婵一句:“小心美死你”后,就去了卫生间。

  大热天享受着空调的丝丝凉思,和一个相貌娇艳如花,却又性欲旺盛的青春少女,躺到***的卧室床上胡吹乱聊,本来是一桩非常惬意的美事。况且聊到入港之处,尽一尽自己的人道倒也很快慰。

  可谁知张雅茹刚走出客厅门,秦婵拉严了湖兰色窗帘开了壁灯放了首抒情的轻音乐,刚脱了个精光和我躺到了床上。嗬!这个天生的尤物,还没等我对她雪白如凝般的肌肤进行深切抚爱,她脸上已经荡溢着兴奋的红晕,两眼闪射着欲望的火花,用嗲的发酸的语气说:“伯伯,你刚才把我妈肏得那么美,我已经在门缝里偷看了好一会,馋得屄水都流了不少。

  现在就我们俩个人在这里,又有轻音乐作掩护,我就是肏舒服了无所顾忌的大声呻吟,也不会有旁人听见了说三道四。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肏过之后,心里总想你的龟肏,如果不肏屄就会痒得难受。听说精液射进屄里面多了人不但变得越来越漂亮,而且阴蒂也长得大。另外我还想从镜子里看看龟在屄或屁眼里,不断进进出出的那个情景,你看怎么肏起来才看的清楚?”

  淑女平时如羔羊,色欲熏心则淫荡,若逢春情流露时,只盼疾风骤雨狂。美女如此多娇!常引无数英雄豪杰累折腰。没想到外表看起来靓丽端庄的秦婵,才被我开拓了不到一天时间,就愿以青春完美的胴体赌明天,让我这老色狼随意品尝她所有的一切,如果不顺其自然,身临其境的我从哪一方面都不好交代。

  我自然顺水推舟卖好说:“小婵,你也看到我的龟还没有行动,就已经半软不硬的成了根大棒槌。再说你没有***耐战的本事,万一我肏的有些过火,你可不要怨我没有人情味?”

  秦婵听了不但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笑吟吟地乜了我一眼说:“外国女人和日本岁数不大的小姑娘,都敢让黑人那么凶的龟随便肏来肏去,我高二的大姑娘难道不如她们?了不起肿上两天就恢复正常了。”

  到此我也无话可讲,况且秦婵丰腴白嫩的胴体,饱满诱人的高挺乳房,顶端像熟透樱桃般的乳头。平滑小腹下面那白皙的高耸阴部又不断诱惑着我。我那吃了性药的龟,已馋得像大老鼠似的,总想钻进她哪个洞里面参观一下。此时别说我一介凡夫,柳下惠转世只怕也难以抵挡。理智和什么伦理道德,统统成了高贵人放的臭狗屁。所以我让她趴到床边上撅高屁股后,紧接着龟就肏进了屄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