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1)

  一点说明:

  写到现在,总算把我和小珍全面的肉体结合宣告了一个段落。有些网友可能会感到奇怪,我为什么在文章中对小珍的乳房描写的不多。这主要是我的性启蒙女老师——艾颖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

  艾颖在和我的性交往中,虽然和我也有过若干次的疯狂,但因为她的乳房长得比较差强人意,我在她内衣外面摸到乳房的机会尽管很多,但见到乳房真面貌的机率却是特别地少。所以在我少年期和青年期肏过的所有女性中,我基本上都是很少玩弄她们的乳房,往往都是以直奔主题,尽快的发泄为主。

  中年以后,我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性能力自然的下降,这才逐渐对女人的乳房有了兴趣。而且对一些新奇特异的玩法,包括变态的在内,只要能够刺激我性欲的话,我就由着性子任意来,只要能玩的我自己特别高兴就行。

  其实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争天夺地的努力奋斗,不就是图的自己能活得痛快吗?

  本来人生活下来就很累,如果再不在自己的所有感观上得到刺激,经常肏屄愉悦身心的话,男人长上个龟,女人长上个屄,除了完成传宗接代的那个应尽任务外,龟和屄剩下的功能也就剩下的是排泄,其外它们还有什么用处?我看只有说不清楚的罗嗦和麻烦罢了。

  《风流人生》之(一)邻声校语篇:《纯真痴情的小珍》续4

  在我和小珍肏屄的记录中,有这么两次趣事很值得我现在特别的回味:

  第一次:

  国庆节后的第五天,我到一个同学家里去玩。下午快四点才回到家来,刚进门还没有多久一会,小珍就来到了我家,非要急着让我把她肏上一次。

  当一切都准备妥当,我的龟猛肏过去,将要进入小珍屄里面时。由于我过于急色,当时没有用手扶龟,硬撅撅的龟就戳到了她的耻骨上面,结果把龟头下的包皮系带,给扯破了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小珍看到这一情景后,当时她的脸吓得一片惨白,急忙坐起身子,把我的龟含在了她嘴里拼命啜吮不说,亮晶晶的黑眼睛里,此时盈满了特别疼惜和关切我的泪水。

  这次由于我的莽撞行动,整整有十天工夫,我们俩个没有肏过一次屄。为此小珍也不知道在我面前抱怨了多少次,说她屄里面钻心似的痒得特别难受。

  我看小珍脸上就象要发疯一样的神态,好几次我都是将右手的三根指头并拢起来,在她屄里面一顿猛戳后,这才稍稍地解决了一下她的性饥渴之苦。

  第二次:

  因为随着文化大革命的不断深入,武装工人阶级头脑的政治学习,也随着运动的逐渐发展越来越多。所以每天晚上,我家的三个工人阶级,都要在厂里学习到很晚才能回来。

  有一天晚上九点不到,我和二弟就钻到被子里躺下了,兄弟俩个正在那儿吹得有劲的时候,小珍一个人就推门进来了。

  小珍在炕边上坐了一阵后,看到我们兄弟俩个只顾着自己说笑,根本不怎么搭理她,于是她就站起身来,突然一下子把我俩盖的被子拉到了一边,并且咧着嘴笑了个没完。

  我和二弟重新盖好被子后,她继续这样三番五次的挑逗着我们个没完。

  我知道小珍现在的内心深处,特别想的是要我用龟把她安抚一下。

  于是我就假装很生气的跳下了炕,赤露着自己上身,只穿着裤衩撵着去打小珍,她看到我已经下地,立刻就欢笑着逃进了我家的里屋。

  当我跟着追进去的时候,小珍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光着下身高举双腿躺在了里屋的床沿上。

  我紧忙将裤衩往下一捅,龟很快就往小珍那淫水汪汪的屄里面肏了进去,而且一边快速地肏着,一边用手拍打着她那肥嫩的屁股蛋,嘴里还假装骂着要打死她的那些恶毒话语。

  小珍此时也很配合地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呻吟,给在外屋炕上躺着的二弟一个主观印象,就好象我正按着小珍在那儿痛打着似的。

  当我痛痛快快地把一股股激动万分的精液,在小珍抽慉着的屄里面尽情喷洒的时候,她也被今天晚上这次极为奇特的肏屄过程,舒服得颤抖着嗓音,比平常更大声的“哎哟!哎哟哟”地叫唤了起来。

  当时把我二弟高兴的在外屋里拍着手直叫着好,一个劲地夸我这次把小珍这个捣蛋鬼,在里屋教训的非常及时。还说以后小珍再这样胡乱来的话,他一定要我以更加厉害的革命手段来对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