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09)

  接着娟子问梦华怎么也到了这里,而且混得如此风光?梦华就将我如何在四年前去了和平大队,把她和其它五位相好的女儿带到城里当了饭馆服务员,现在不但扩大成了三个饭店,生意越来越红火外,她们也分别成了饭店的管理人员。

  娟子和杏儿听我现在就在Y县工作,而且还是三个饭店的后台老板后,迫不及待地马上就想见到我。为此梦华不敢自己主,立刻打电话问张丽梅怎么处理这事才好?张丽梅因为非常清楚我当知识青年下乡时的一切,所以叫梦华先领她们母女四人到我家的同时,紧接着电话就打到了秦婵家。

  我和娟子杏儿说短论长的聊个没完时,张丽梅已让她俩的女儿洗了澡,由于天热的缘故,换上了她自己多余的宽松衣服。当我随便瞅了几眼后,发现娟子的女儿长得虽不怎么漂亮,但却粗眉大眼身材丰满结实,首先两个乳房就把衣服显眼的顶了老高。杏儿的女儿长得玲珑秀巧模样非常漂亮,眉眼之间掩饰不住地就会显露出一种动人的风采,比***年轻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娟子和杏儿到底知道我的龟德性,看我时时觊觎她俩的女儿,意味深长地相视笑了一下后,杏儿向我偷着挤了下眼说:“华奢哥哥,一路上我们坐车很累身上特别脏,看到你家里条件这么好,房子也是三室两厅,外面的饭店也办得很有风光。所以想好好洗个澡了早点睡觉。你看今晚上咋安排我们四个人睡?”

  老情人话里的含义我心里很清楚,自然投其所好地立即回答:“我在卧室地毯上,梅梅和保姆路芳在床上睡;你们要么母女俩在其它两个房间睡,要么你和娟子睡一间,两个女儿睡另外一间。”

  娟子笑吟吟的说和杏儿一起睡后就进了卫生间洗澡,张丽梅和路芳安排她俩的女儿安排睡下,递给我两件睡衣,向我理解的笑了一下也进了卧室。

  我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推开卫生间门给娟子和杏儿递睡衣时,娟子红光满面的对我说:“华奢哥哥,你准备等我丫头梁欣和杏儿丫头陶红蕊睡着了后肏我俩,还是洗完澡了就肏?”

  我当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她们俩个我又没有肏过,为了不泄露咱们之间的关系,当然是她俩睡着了以后肏呗!”

  杏儿狡黠地笑了一下说:“在来你家的路上小蕊就问我咋和你认识,我就把原来咋通过娟子和你认识的过程简单讲了一遍。小欣在旁边刚问了句我们的关系到底发展到了啥地步时,让娟子瞪了一眼后就再没有吭声。

  华奢哥哥,这两个丫头去年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因为有他们的哥哥帮他老子在自己开的小木器店干活,所以一直当临时工到了现在。其实丫头人大了心眼就多,想的事情肯定也不少。要不你肏过我俩了悄悄到她俩睡的房子去,骚情一下她们了看能不能肏上?”

  我少不了道貌安然地说:“咱们都是老熟人,肏你俩尽尽情分倒可以,肏她俩该实在过分了吧?”

  娟子不满意地蹬了我一眼说:“啥过分不过分?你能和自己的丫头保姆在一个房子睡,再根据她俩模样长的漂亮,看你的眼神和说话的口气,你以为我们看不出里面的曲曲道道?只不过大家心里有数就是,何必把话挑明了都脸红?再说你肏小欣和小蕊时她俩如果心甘情愿,我们还有话要跟你商量一下,其实她俩的屄谁肏还不是个肏,肏了又不会少上一块?”

  唉!当年在农村建立淳朴的感情就是深厚、哪像现在的人情世故让人感慨万千外,其外只有费解和困惑。所以我递过睡衣点了点头后,转身进了卧室。

  睡在床上的张丽梅刚一看到我,立刻关切的问:“老爸,你肏了秦婵和***一下午,现在再肏小欣和小蕊的妈能行吗?”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现在不但是肏了她俩就完事的问题,而且还要肏小欣和小蕊。虽然我精力还比较可以,但一下子肏四个总感到有些担心。”

  路芳在旁边眨巴了几下眼睛说:“爹,小欣和小蕊的娘是你老相好,反正是煮熟的鸭子跑不掉。既然她俩鼓动你肏自己的丫头,要不你随便肏上一阵了说明情况,先把小欣和小蕊肏了以后,返回头再肏她俩咋样?”

  我和张丽梅都觉得这办法倒不错,凑在一起将肏小欣和小蕊时,如果不愿意闹腾起来,怎么处理的办法设想了几套方案后,听娟子和杏儿已经洗完进了房间好一会,我一丝不挂的悄悄溜进了她俩睡的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