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27)

  张丽梅(高中)(二十五)

  想尽管是这样想,门面还需要装得冠冕堂皇。我又打了个哈欠才坐起身穿好鞋后,凑到张冬梅床边,端详起了她脸色和左右身旁睡的两个小家伙。

  嗬!张冬梅的精神虽然显得有些疲惫不堪,但生育后当了母亲的幸福感,却使得她容光焕发,满脸全是笑吟吟的喜色。小家伙除了脸上的那些皱褶,还没有完全展开外,肤色红润健康,依偎在张冬梅身旁,一眨一眨的黑黝黝眼睛,正审视着周围站立的人和这个特别陌生的世界。

  当我检视了两个小家伙的性别,确实是一男一女。刚想问主治医师,接生怎么这么久时,柯百灵已经大惊小怪地说道:“大姐姐的男娃娃才生下来不久,东西长得倒不小。啧……!现在就有大豆(这里指的是蚕豆)大,长大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大多长哩?”

  杜瑶在一旁立刻戏谑柯百灵说:“你既然那么稀罕,干脆钻进大姐姐的肚子里再生一遍,到时候你们俩长大以后结婚,稀罕你不就全得上了吗!”

  柯百灵气得在杜瑶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时,主治医师才对我解释说:“如果是平常的一个头产妇,我肯定在接生时,会将她阴道口用手术刀割开一些,便于婴儿顺利降生。为你的女儿接生,因为要遵循你不使创面过大的话,我尽了最大的努力,让小杜和这个监督的姑娘,用她们消了毒的手指,按压住你女儿阴道口周围的所有肌肉,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小心翼翼地才牵引出了两个娃娃。

  说句老实话,也就是你老师傅能耐大,我接生了几千个产妇,连自己的老婆都没有这样费尽过心思。如果换成任何别的人想叫我接生,哼哼!都得先送上大些的红包,再说上一大堆好话了才行。至于我是不是在这里吹牛卖好,到时你问问你女儿和这个监督的姑娘,再问问小杜和小柯就知道。”

  牵肠挂肚的主要事已经顺利解决,具体细节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还是看着主治医师蜡黄的瘦脸、布满血丝的眼睛,给他灌了一大口蜂蜜水说:“凭你刚才说的那些,我女儿和小家伙现在的样子,我也知道你尽了自己最大的心力。常言道‘好人必有好报。’你劳累了这么长时间,赶快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其它方面的事我自会斟酌处理好,你尽管放宽心好了。”

  主治医师听完这些话,紧握我的手摇了几摇后,步履蹒跚的走出了病房。

  这时的杜瑶和柯百灵,却在床边叽里呱啦地评论小家伙个没完。我不耐烦的打发杜瑶出去,让柯百灵将病房里外间的地,仔仔细细的拖干净也打发走以后,东方已经现出了鱼肚色。

  当张冬梅两手搂着小家伙喂奶时,我掀开她肚子上盖的毛巾被,看到她的屄里面虽然还有血水不断涌出,但屄口周围大的破损面却没有多少。

  我放心的出了一口长气。盯着我一直看的四丫才开了口说:“爹,今天那个怂医师确实尽了力,给冬梅姐接生时特别小心。我可就不一样了,看到冬梅姐的屄口张了那么大,小外甥从里面慢慢露出头,接着肩膀也出来,最后整个生了下来以后,血赤糊拉地还带着一截子细细的肉条,看得我当时心都慌了起来。”

  四丫说这些话并不奇怪,毕竟她是第一次见这场面。所以我盖好张冬梅肚子上的毛巾被后,就逗趣她说:“你冬梅姐生娃娃,你怎么心慌了起来呢?”

  四丫不好意思脸刷地一红,小声解释道:“想不到女人的屄,生娃娃能撑到比拳头还大,怪不得你有时候喜欢把四到五根指头,伸进玉凤和雪儿姐妹俩的屄里面搅和着玩,原来是这么个道理啊!”

  我看四丫羞红的脸蛋很惹人疼爱,本想再调侃她几句时,张冬梅情意绵绵的望着我说:“老爸,到现在我总算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为你一下子就生了两个小家伙。虽说女人迟早都会有这档子事,可我心里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没有你八年来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我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过。

  老爸,现在天已经麻麻亮了,你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到时候还有好多事需要去处理。趁着梅梅她们几个没有来的工夫,我想睡上一觉,你和四丫也在那张床上躺着睡一阵,咋样?”

  张冬梅一说,我也感到特别疲倦,再看四丫的脸色也并不怎么样。就向关切我的张冬梅问了问,再需不需要什么后,和四丫一同在陪床上并排睡下了。

  毕竟尘埃落定,所有事物也有了定盘星。我心里一塌实,睡意马上席卷了我的身。没有多长时间,自己就沉入了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