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46)

  等我们三个人在亭子前面的山沟里,用潺潺流动的泉水把龟和屄洗干净,沿着弯曲的小路,往山下说说笑笑走的时候,柯怡灵娇嫩的脸蛋上,虽然布满了难以退却的欣慰红云,但还是斜眼瞅着我含羞带俏的说:“伯伯,姐姐的屄你都答应了以后继续肏,我的你难道就没有那个意思吗?”

  我浪笑着在柯怡灵圆翘的屁股上拧了一下说:“你如果不怕我的粗大龟在屄和子宫里面,胡搅蛮缠的话,只要打个电话我也会千方百计的照顾你。”

  柯百灵紧随着笑骂了柯怡灵一声小骚屄,柯怡灵立即回敬了一句:“你难道就骚得没有屄水往外乱冒”后,我们三人都为达到了各自的目的和欲望,完全是心安理得的开怀大笑声,惊得在路旁树丛中觅食的一对红嘴小鸟,迅疾展翅飞到了远处的一棵老榆树上停留了下来时,我打开裤兜里装的手机一看,啧……!已经快接近下午一点了。

  ************

  我回到家里立即被张丽梅狠狠责怪了一阵,吃过午饭她和四丫围坐在餐厅的我身旁,听我绘神绘色的将今天在东山发生的一切,向她俩叙述了一遍后,她笑成弯月一样的眼睛里荡漾着春意,手伸进我那大裆短裤里,攥住我的龟轻轻捏了一下,扭着小蛮腰对我发起了嗲说:“老爸现在不但是旱涝保收龟特别厉害,而且收拾起那些自不量力的小骚货,也不讲一点儿客气话。

  四丫不信了你来摸摸看,他老人家才射了精没多长时间嘛!现在又开始硬起来了。根据我长期的观察,知道他特别喜欢吃顺心饭,也喜欢让几个姑娘或女人同时伺候,否则龟就没个安稳的时候。”

  四丫把我的龟摸揣了几下后,脸上立刻飞起了一片红霞说:“爹的龟虽然硬起来了,可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想不想肏我俩一阵?”

  我笑嘻嘻地在四丫圆润的屁股上,轻打了一巴掌说:“咱们之间的关系,现在亲密得就像一个人似的,扭扭捏捏就显得生分了许多是不是。既然想肏脱光了来它一阵子也行。只不过我忙了一上午,要躺在床上了你们自己肏才行,肏够了还要老老实实睡午觉,谁如果再不安稳的话,小心我打肿她的屁股哟!”

  张丽梅和四丫欢天喜地的将我拥进了卧室,迫不及待地将身上不多的那几件遮掩物,几把扯下扔在了一旁。四丫趴卧在我裆里先吮舔起了龟,张丽梅两手拄在床面上,分开腿把自己生鱼片似的两片滑嫩小阴唇,凑在我嘴边后,就上下轻动着瓷实光洁的屁股,在我舌头和嘴唇上,连带着她黄豆大的阴蒂蹭了起来。

  待到我的龟像迫击炮一样高高竖起,四丫接替了张丽梅的任务后,张丽梅已跨坐在我裆里,用自己馋涎欲滴的屄,当仁不让地吞没了它时,“嗯……”地甜腻呻吟声,紧接着在卧室里,像欢快的圆舞曲一样,抑扬顿挫地飘荡了起来。

  张丽梅像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摇船疾行一样,专门让龟头在她柔韧的子宫周围到处张狂。肏得柔嫩的脸上像喝了酒一样通红发亮,上下跳跃的饱满乳房上汗珠直流。屄里面像疯了似的抽搐了个没完,热烫的阴精也喷射了好几股。像条软骨鱼一样从我身上滚落下来,颤抖着全身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气。四丫紧接着提刀上阵,地动山摇似的肏了有七十几下后,门铃突然没一点眼色的响了起来。

  其它的宝贝都有我家门上的钥匙,这时竟然有人来访,到底又是谁呢?我和她们俩个,不明所以的相互看了一下后,钟馗遇到难缠鬼似的陷入了迷茫中。

  张丽梅(高中)(三十三)

  就在我们三个人全感到一片茫然时,门铃又固执的响了那么几声。

  究竟在大家都午睡时突然来访的人是谁?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心理驱动下,我忖思张丽梅善于应变,作风又泼辣大胆,先让她穿好衣服去开门。自己则在脑海里,飞快构思各种可能的应急措施时,匆忙和四丫穿好衣服站在卧室门两边,一些必要的格斗工具,也已经准备在了身边。

  就在我寻思最大的可能,或许是甄岚因为受到羞辱后心里不服,随后找了几个她的铁哥们,跟踪到家门口,想好好教训我这个她认为的幕后策划者一顿。

  为了把事情考虑的全面些,我随即又盘算假如来上两、三个小混混,还不是自己对手的时候,家里的一些豪华摆设,难免会有暂时的祸及殃鱼之灾,某些人也可能会血溅三尺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