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51)

  四丫立刻脸红着叫屈道:“小蕊和小欣的娘,是爹下乡当知识青年时的老相好。她俩一星期前跟娘从浙江回到Y县,在这里住的晚上,刚叫爹破了身子,冬梅姐就因为生娃娃住了医院。虽然那天我照看了一晚上,她俩也回了老家。今天为啥顶着贼日头来这里,打的啥小算盘你难道不懂?况且冬梅姐对我像亲妹妹一样,所以我和梅梅姐准备晚上到医院去照看她时,好叫爹使劲肏她们嘛!”

  霜月恍然大悟似的咧嘴一笑后,却又狡黠的反问四丫:“你既然考虑得这么周到,四、五个姑娘都肏不软舅舅的龟,小蕊和小欣再加上我的话,难道就能让舅舅晚上肏得心里舒坦?”

  四丫满脸胀红着央求霜月说:“好姐姐,你就答应晚上陪爹好不好?别人不知道你屄上的本事,我们几个难道还不清楚吗?你身子壮,体力好,屄长得像个高馒头,里面还长了好多小肉疙瘩不说,夹劲又特别大。爹平常肏你几百下根本不当一回事还不算,过一阵还能叫爹肏好长时间。小蕊和小欣毕竟才破身,有你晚上陪的话,爹只要肏得浑身上下舒坦,你不是脸上也有光了吗?”

  霜月到这时才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手攥住我的龟上下捋动了几下后,嘴里却戏谑起了四丫说:“你年纪虽然不大,奸得倒知道我的底,其实舅舅破我身的时间,你还在山沟里尿尿活泥在玩。这四年多下来,我已经对他能让我腾云驾雾的龟,已经迷恋到了难以割舍的地步。刚才你肏了他一阵后,他现在的龟还是这么硬棒。我如果不陪他过一晚上的话,咋对得起他对我娘俩的大恩大德呢?”

  我在四丫屁股上踢了一脚说:“就你屄叨叨的话特别多,也不知道赶快穿件衣服了,端盆温水叫你霜月姐洗一下屄和我的龟以后,先随便肏上一阵子了安安稳稳的睡个午觉。假如再这样磨蹭下去,我晚上怎么有精神对付她们?”

  四丫一面喜滋滋地开门往外面跑,一面满不在乎地回头说:“小蕊和小欣反正也知道我俩在干啥,我就这个样子去端水叫她们看,到时候她们的屄痒得实在受不了的话,晚上你肏得时候,她们才会骚劲大,屄水淌得也特别多。”

  霜月眼瞅着四丫刚离开卧室,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往地毯上随便一扔,接着向我灿烂的一笑说:“舅舅,你先给我娘打个电话,说要多少红缇葡萄和我晚上不回去的原因后,再好好的肏上我一阵咋样?说句心里的话,自从我看到你一直硬的龟时,屄水已经把裤头全印湿了。不信了你摸一摸看,屄蛋蛋不但硬得像黄豆那么大,而且还噔噔噔地跳弹了个欢。”

  霜月能对我说出自己的真切感受,我自己这时也好不到哪里去。龟在她热乎乎的屁股上才碰撞了一下,立刻触景生情似的成了十一点时,伸出去的右手,在她两片肥厚的小阴唇上端,像个红石榴一样的阴蒂上,刚摸了那么几下,只见她身子猛然一抖,嘴里娇滴滴的就呻吟道:“哦哟……!好我的舅舅呀!你还没有开始肏,我的尿咋就没出息的冒了一大股呢?”

  我一面扶着抖颤的霜月往床沿上放,一面将手上的尿水,在她高耸的大阴唇上抹了一下后,笑吟吟地宽慰她说:“有心才有意,有意才会很快有情。你越是这样没出息,我心里反而越喜欢。”

  霜月听我对她如此温柔多情,迷离着陶醉的两眼将我一搂说:“舅舅,其实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屄洗了个干净,盘算的就是想让你好好肏上一次。毕竟放了暑假后,为了明年能考上大学的缘故,你才在我家肏过我一次,就这还是肏了娘后不咋硬棒的龟。今天天随人愿,遇上你叫人看了就心里特别高兴的龟,假如再不过上好几次瘾的话,我都感到亏龟死了。”

  我在床沿霜月的乳房上揉了一下,刚说了一句:“今天保证亏不了你所有地方”时,端水进了卧室门的四丫,接着话音立刻开起了玩笑说:“哟……!我才端了个水的工夫,霜月姐咋就骚成了这个样子。假如爹等一会再用龟肏的话,我都不知道成个啥样呢?”

  我随即瞪了四丫一眼后,就严厉呵斥她说:“你不说这些废话,难道会憋死在这里吗?跟我也有好几年了,这么一点眼色都没有。就不知道放下盆子,拿上衣服到卫生间把身上洗洗后,和她们几个谝的同时,再不要来打扰我们。”

  四丫也知道我正在欲望的风口浪尖上后,斥责她的语调肯定没有轻重。所以不好意思的脸红着吐了一下舌头,放下盆子拿起脱在地毯上的衣服后,门在她走出卧室的同时当即关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