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33)

  张雅茹投之我一桃,我自然要报之她一李。我说了句“理当效劳”后,接过她递来的剃须刀,换了个新的吉利刀片,蹲在她腿裆里仔细刮了起来。

  当我手指捏着张雅茹的两大片小阴唇,搜寻着刮那些刚露头的阴毛时,秦婵已将两个乳房紧贴在我后背上,用手揉搓起了我的卵蛋。

  等我连张雅茹肛门周围的细毛也刮干净,她用喷头和舒肤佳香皂,站起身来认真清洗自己的阴部时,秦婵一把将我按坐在高方凳上,两腿分开往我膝盖上一跨的工夫,手扶着我硬撅撅的龟,塞进她已经淫水长流的蠕动屄里面后,两手牢牢扶着我两肩,眉飞色舞地上下耸动起了身子。

  张雅茹既羡慕又无奈的看着秦婵说:“老哥哥,我也不知道作了什么孽,自己比较骚倒也罢了,小婵才鬼大的个岁数,骚劲比我还要大许多。如果再这样下去不上一年,我估计她狠不得天天让你肏一次才能行。”

  秦婵马上向张雅茹翻了个白眼说:“我骚是因为遇上了好时代,又遇上了伯伯这么一个龟长得特别粗长,肏得我不知道天南地北的人。你妒忌什么?怨只怨你像我这么大岁数时,没把握住可能有的机会嘛!”

  秦婵的话噎得张雅茹当下翻了个白眼,沉吟了半天才无话找话的说:“你怎么骚都可以,可我费尽心思弄来的药,如果煎糊了我可不饶你。”

  秦婵“哟”了一声,急忙从我腿上下来,跑出去看煎的药如何后,张雅茹已替代了女儿的位置,两手搂着我脖子,任随一对丰硕白皙的乳房在胸脯上乱跳,自己却闭着明媚的眼睛,嘴里忘乎所以的“嗯……”哼哼了起来。

  我看到张雅茹迷醉于其中的样子后,两手握住她的乳房,趁着她身子往下落的那一瞬间,促狭的将屁股猛然一抬,紧接着听到“噗”的一声轻响,她随即两眼大睁,“哎哟”一声尖叫,我的龟头,已经肏进了她热流涌动的子宫里面。

  秦婵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看到张雅茹在我裆里满脸赤红,浑身乱颤的情景后,忙不迭地立刻问道:“妈你怎么啦?”

  张雅茹喘了一口大气,不好意思的望了我一眼说:“没什么,我只不过感到让你伯伯肏得太舒服了,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叫了那么一声。”

  秦婵“哦”了一声后,当即噘着小嘴责怪张雅茹说:“妈也真坏,既然你心里想得特别厉害,我是你女儿,随便吭个声不就得了,非要使个调虎离山计,把我哄到厨房看药到底煎糊了没有,你才好趁虚而入是不是?”

  张雅茹不满的瞪了秦婵一眼说:“去去去,我再坏心里还牵挂着给你伯伯到处跑着买药,你心好就在厨房看着把药煎好。等我彻底舒服够了以后,你俩在床上怎么疯了疯去我不管,现在少打扰我刚刚起来的兴头。”

  秦婵不高兴的望了望我,看我没有什么表示后,无奈地只好转身走了。

  等我乱揉捏着张雅茹的乳房,在她抽搐得很厉害的屄里面,有力蠕动的子宫里面,和她相互配合,横冲直撞的肏了有几十下。她美得浑身乱抖,头上包扎长发的毛巾掉到了地上也不管,满面红光,两眼迷离,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屄里流淌出来的那些粘稠阴精,把我的卵蛋沾染成了两个乳白色疙瘩后,才恋恋不舍地颤抖着双腿站起来,给我和她仔细清洗起了下身。

  清洗时我把昨天晚上对张冬梅的大力帮助,向张雅茹表示了自己最诚挚的谢意后。她向我甜甜的笑了一下说:“只要老哥哥心里始终有我,不嫌我和老不中用的县委书记有一腿,这些事情都是小菜一碟。我只希望你吃了煎的药后,龟始终像冲天炮一样,把我和小婵肏美就行,其它话没必要再说那么多。在我男人不在家时,只要把我当成最可靠的一个情人,我就心满意足的狠了。”

  我首肯的点了一下头,在张雅茹光洁平滑的额头上,诚挚的亲了一下,她爱恋的将我的龟随意拨拉了几下,用喷头冲洗干净各自的身子后,俩人才又说又笑的出了卫生间。

  ……

  当我苦着脸喝完了那味道不怎么样的药以后,天色已完全黑了。既然张雅茹心甘情愿做我的情人,秦婵尝到性爱的滋味已不能自拔。我又是女人堆里驰骋了多半辈子的老将。彼此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也很清楚,所以三个人无所顾忌的光着身子,并排坐在客厅大沙发上,谈笑风生中看电视不到一个小时,随着一股热流从胸中延伸到全身,我的龟像被谁在打气一样。莫名其妙的就翘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