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37)

  我蜜糖似的一番恭维话,当下把张雅茹激动的涕泪交流。她用手擦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水,吸溜了一下鼻子,满怀深情地望着我说:“老哥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只要你不嫌我和老东西有一腿,除了你那些漂亮姑娘和女人外,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和钱物,我都会毫不含糊的帮你到底,身上所有的眼眼也让你随便肏和玩个够。现在话再多说没有用,你往死里肏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坦诚相待,能展露儿女情长。

  我被张雅茹相当倚重信赖的真心话,立刻激发出了不少的热情和力量。我让她用双手揽起了自己的两腿,龟头在她微微蠕动的屄口里面,先浅浅地缓慢进出了几下,在她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屁股往上乱迎的那一瞬间,我的屁股也往前猛地一挺,只听“咕唧……”一连串闷响,我的龟将近有少半截,进入她子宫的同时,她“砰”地放了一个屁后,一股热乎乎的尿水也喷射到了我小腹上。

  张雅茹面红耳赤的刚想说什么,我的龟已经像发动起来的夯土机一样,在她抽搐个不停的屄深处和烫热子宫里面,持久有力地夯击了起来。

  当张雅茹接受了我五十几下的勇猛碰撞,两眼迷离汗如雨下,乳房在胸脯上如陀螺一样甩了个欢,白皙皮肤泛出了一层淡红色,呻吟声都有些嘶哑时。我两指捏住了她殷红的勃起阴蒂,另外一手的中指对准她屁眼,两处同时一揉捻和往里一插,只听她叫了一声“老哥哥”后,身子一阵乱抖,几大股热烫的阴精和又一股尿水,从屄口和屁眼一起喷射了出来时,她也满脸挂着微笑昏迷过去了。

  我知道秦婵等一会还需要认真对付,当机立断的一把抓过枕巾,先擦了擦脸和身上的汗,然后将小腹以及卵蛋上沾染的尿水和粘稠阴精,随便擦了几下。快速从床头柜抽屉里取出缝伤口针和钻戒,用打火机烤了烤缝伤口针尖消了消毒,两指捏住张雅茹的阴蒂包皮轻轻提起,用缝伤口针穿了个对口小眼,来回活动了几下感到没大碍存在后,就将镶有红宝石的钻戒穿戴在了上面。

  当我忙完这些,用垫在张雅茹屁股下,没有沾染上多少淫水的软布一角,给她擦干净了屄口周围和屁股上的分泌物,正用胳膊擦自己脸上的汗时。她长长地呻吟了一声苏醒了过来,坐起身看了看阴蒂包皮上穿戴的钻戒,脸上荡漾着欢乐后的喜悦说:“老哥哥,我太感谢你了。你不但给了我自己男人和老东西从来没有过的享受,也让我知道了被一个人真爱的滋味到底是什么。

  现在我浑身软得像抽了筋一样,心里就想好好睡一觉了才行。你尽管把我肏成了这个怂样,可龟依然硬得像根棍一样。由此可见这个偏方效果不错,明早我给你熬第二遍了喝过以后,再去抓它几付了你带到家里自己熬。老哥哥,小婵也许已经等急了,你赶快到卫生间去,随便洗一洗我舒服极了冒在你身上的尿和糊脏了的龟以后,和她在房间里使劲疯去,我就是想再肏也没一点劲了。”

  我扶着张雅茹在床上躺好,肚子上盖了一条毛巾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后,这才在她慵懒却饱含浓浓情意的目光注视下,走出了卧室门。

  谁知我刚一跨出卧室门进到客厅,突然被秦婵从后面抱住了后,推推搡搡地请进了卫生间。

  张丽梅(高中)(二十九)

  接着秦婵急忙打开喷头清洗我的龟,而后噘着嘴轻声嗔怪我说:“伯伯,你就不设身处境的坚持一下自己的原则,那个时候先把我肏上一阵了解解馋。结果叫我妈说龟了一顿,我气不平的找借口看了看她的屄心子后,虽然出了卧室门,可哪有心思在房间里坐着等你啊!所以就靠在卧室门边上,一面听你俩在里面美滋滋地肏屄,一面想象着你到时候怎么肏我的情景。

  可你俩‘咕唧!咕唧’地肏了个热火朝天,床也被压得‘咯吱!咯吱’一个劲乱响,我妈又声唤得那么凶,我在门外面想能顶什么用?结果眼热得屄里面,痒得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乱爬乱咬似的,简直难受的不得了。

  当时心里面又怕你的龟肏软,轮到我时解不了想了好长时间的馋。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我就用两根指头快速戳起了屄里面。虽然把痒暂时治住了一些,屄水顺着大腿也淌了不老少。现在看到你的龟还是那么硬,我的屄水由不住自己的又流出来了。你如果不信了用手摸摸看,看我是不是在说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