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76)

  真她奶奶的,我就是弄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脑子怎么就转得比计算机还要快,想出的办法也确实希奇古怪。既然黄睿独出心裁地要这样乱来,我心里暗暗佩服西班牙苍蝇粉威力实在持久的同时,龟在她子宫口上的小酒窝里狠狠顶了一下后,就开始了第二次对这淫浪女大学生的讨伐。

  当我双手撑在黄睿两肋旁边的松软床铺上面,急风暴雨似的挺动着屁股,像在下乡时在大队部修土墙,往实里夯那些松软的土一样,肏得黄睿微微眯着特能诱惑自己心里面魔鬼的双眸,翕动着鼓而圆润的鼻翼,张着嘴“嗬!嗬!嗬”的喘气,喉咙里哼着带着颤音的甜蜜快乐小曲,两个肥嫩的乳房像要急切交配的兔子一样,在她起伏个不停的胸脯上兴奋地相互欢奔追逐。

  不久,她身上所有的皮肤全成了浅桃红色,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在我屁股上面,敲打着激情飞越的鼓点,屄里面的肌肉乐得一个劲儿抽搐,阴精和着淫水随着我龟的抽插不停地往外直流,两大片肥厚柔韧的小阴唇,缠绕着我龟根在她屄里面的进出左右翻飞时,她也用哆嗦的右手打开了头旁边放的手机。

  悦耳的铃声响过了一阵时间,我只隐约听到手机里面有个女人小声“喂”了一下,黄睿说了声“小涵你听我正在干什么”后,紧接着她就用高难度的颤抖音调,配合着我铿锵有力地伴奏,微微带着低沉的鼻音,“咿咿哦哦”哼唱出了一首抑扬顿挫的天籁之曲。

  终于在我俩团结协作的和弦中,黄睿胀红着柔嫩的脸蛋,勉强把最后一个余韵悠长的强音符传进手机里面,两条大腿早已经离开了对我屁股的评点,蹬直了在我脚旁一个劲地颤抖时,屄里面立杆见影地倍加有力的抽搐了好几下后,连着就有两股热乎乎的阴精,特热情地慰问在了我辛苦劳累了半天的龟头上面。

  这时我听不清楚手机里面说了些什么,黄睿喘着粗气说了声“真的”,接着那里面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黄睿像从战场上将军凯旋回来似的,向我抛了个得意的媚眼,嘴对着手机里面说了句:“那我明天就在汽车站接你了”后,手机也不关的往头旁边一放,对着我就大声说道:“伯伯,你有没有要射精的感觉?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趁着现在我俩的那股热乎劲儿,你把大龟整个肏进我肛门里面后,就趴在我身上一面休息,一面再说我俩的心里话如何?”

  我嘴里“嗯”了一声,随着“砰”的响亮一声,从黄睿紧缩成一团的屄里面拔出了龟,紧接着“扑哧”一声响,就插进了她菊花盛开的屁眼深处。

  黄睿嘴一张说了声“好舒服哟”后,两手就搂住了我的脖子,“啵”的猛亲了一下我的嘴说道:“伯伯,你不到一个小时就肏了我两次,到现在还是雄风仍在,金枪不倒。我不找那些龟用不顶的年轻人来肏自己,确实是找对人了。平时我虽然经常自慰,可又怎么能和你的龟肏起来那股美感相提并论嘛!啧……简直就爽死人了,有时候自己真有点儿受不住你那如下山虎般的勇猛劲头。我现在身子就已经软得像活了好长时间,又放了一阵子的一堆泥。

  哎哟糟了,我怎么尽顾着跟你说话忘了关手机,结果让没有亲身体验过你大龟滋味的这些浪话,都给玉涵这个死丫头全听去了呢!伯伯,你把手机赶快拿给我,等我关了它后,我再给你继续谈被你肏的时候,自己心里面那种要死要活,想哭又想笑,就像当了活神仙上天了一样,脱羽化身般的特殊感受。“

  我心里暗暗笑话黄睿在自己这个老江湖面前,竟然还表演这些不怎么高明的拙劣伎俩时,伸长胳臂拿起手机就递给了她。

  当黄睿正在关手机,我抓紧机会在她滑腻烫热的屁眼里面,耀武扬威地肏了二十几下,她晃荡着身子鼻腔里哼哼着想说什么时,我马上就堵住了她的话头说:“小黄,你看床单上让我俩的骚水侵湿了一大片不说,我俩全身上下的汗都流了个一塌糊涂,要不我俩到卫生间冲洗一下后,出来再疯怎么样?”

  黄睿用手把鼻梁上的汗抹了一下,笑着向我又抛了个赞同的媚眼后,我和她浑身就像从水里面捞了出来似的,嘻嘻哈哈地钻进了卫生间里面。

  等到水流冲走了我俩心里面的那股糙热,洗干净了身上的汗水和风流分泌物后,我对着正对镜子梳理长发的黄睿说:“小黄,郝玉涵刚才在手机里跟你说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