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6)

  唉!这小丫头的屄,今天确实让我肏得太有些过分了。我心里面一边不由地感叹着。一边为了感谢小珍对我的付出,我就将手掌心捂在了她的屄口上,很温柔地按摩了一阵后,等到它基本闭合了,我这才叫她坐起了身。

  小珍穿好裤子后,重新又赖在我的怀里,非要我一边继续握着她柔嫩的乳房揉捏着玩,一边和她在一起胡扯乱谝。

  我看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况且今天整整一天,除了吃两顿饭的时间,我家里面的工人,只要出去上班和学习的话,我和小珍基本上都是在一起肏着屄。如果她再这样待下去,万一出上个问题,说什么也不好交代。

  于是,小珍就在我的再三劝说下,这才噘着个小嘴,抱起已经沉睡了很久的那个娃娃,极不情愿地走出了我家的门。

  经过多少年的风流快活后,我这才真正体味到小珍的屄是名器中的极品。尽管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也曾经遇到过一些具有某种特异功能的屄。但小珍的屄如果和她们的屄肏起来相比,光靠语言是没法能形容出来的。现在我说来说去只有十个字可以简要评价,那就是:小珍的屄,肏起来绝对美!!!

  就是在我写这篇怀念文章的今天,尽管自己已是暮色苍茫,但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小珍那可爱的屄来,真想再有一次机会的话,重新好好地品味一下这人间的美味。

  《风流人生》之(一)邻声校语篇:《纯真痴情的小珍》续5

  第二天上午才九点多,小珍就兴高采烈地抱着看的娃娃来到了我家。

  小珍把娃娃放到炕里面坐好以后,立刻就回头眉飞色舞地给我说道:“大少爷!屄这个玩意儿可真是个怪东西,早上我临来用热水洗它的时候,屄口本来合得紧紧地一点缝儿都没有。

  可当我的手指头刚一碰它,它就轻轻的响了一声后,跟着就忽悠忽悠地跳动着慢慢张开了,等它张到我指头蛋那么大的时候,里面就咕唧!咕唧的往外淌起水来。我赶忙用手撩着热水把屄洗干净后,急急忙忙地就跑到你家来了。”

  我一边听着小珍说话,一边走过去把门顶结实,接着就回身坐到炕沿上,将她轻轻地搂在怀里以后。用左手握着她柔嫩的少女乳房和小小的奶头揉捏着,同时也把右手伸到了她腿裆里,将食指深深戳进她温暖滑腻的屄里面,先享受起了她柔嫩屄强力抽搐的快乐来。

  我们俩个就这样温情的过了一会儿后,我戳在小珍屄面的食指,就明显感到那里面有越来越大的紧缩感,屄里的抽搐也越来越急促强烈,淫水淌得浸湿了我右手不说,就连她的红裤衩都湿了一大片。

  小珍的脸色此时变得越来越鲜艳嫩红,鼻孔和嘴巴张的大大的,急促地喘着粗气不说,她的喉咙里也传出了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呻吟声,但她始终就是不说出自己想要肏屄的那句话来。

  看到这些现象,根据以往的接触经验,我知道小珍从内心到肉体都已到了情欲难忍的地步。于是,我关切地对依偎在怀里的小珍说道:“你是不是想肏屄了?”

  小珍脸通红着摇了一下头,然后嘴里轻声说了声:“不想!”

  紧接着小珍就将雪白整齐的牙咬住了下嘴唇,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剧烈颤抖起来。

  我知道小珍内心其实是怕我纵欲过多,影响身体的发育成长,所以尽量在压抑着她肉体的那种迫切渴望。

  对这细心而性欲旺盛的小丫头,我能做到的事情和安慰,就是快速地扒开她的裤子,把她按在炕沿上,用自己早就硬起来的龟,凶狠地肏进她抽搐个不停的屄里面后,飞快而有力地肏了起来。

  一会儿工夫后,我就把小珍肏得达到了高潮,她赤红着脸,颤抖着嗓音对我小声说道:“大少爷!谢谢你了,你就象钻到我心里一样,非常清楚我心里想的一切。我简直太幸福,太高兴了!觉得今天屄里面冒出来的东西都特别多。”

  果然,当我将龟从她的屄里面刚抽出,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就奔涌而出,量多的吓人不说,还发出强烈的腥骚味。

  通过和小珍无数次的性交往,我知道小珍只要特别兴奋,屄里面流出的分泌物就有这个气味,所以心里面丝毫也没有在意。

  我反正此时也玩的兴高采烈,于是就站在小珍的腿裆里,将龟交给她后,让她用温暖的小手上下捋动着龟和揉捏着卵蛋。我则用两根指头缓缓地揉搓着她黄豆大的粉嫩阴蒂,眼睛欣赏着她那娇媚的屄口不断开合,强烈抽搐的动人景象。那种快乐,又是一种特别的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