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68)

  柳若盈听我道歉也抬起头,抹了一下脸颊的汗珠,对张丽梅低声说道:“梅梅,事情主要怪我,伯伯没多大责任……”

  张丽梅立即打断柳若盈的话说:“哦!你以为自己把这事大包大揽,就特别光荣伟大、就可以理直气壮、就可以任所欲为、就可以引诱我老爸下水、就可以置我俩的关系不顾、就可以把身子献出来是不是?你完全想错了!如果不是顾全老爸的面子,当时我就把你光溜溜的扯到门外去了。”

  柳若盈听张丽梅如此戏谑她,好胜心随即上了头时,也摆出了一个敢作敢为的姿态,毫无顾忌地反击道:“我引诱了伯伯是不假,可我心里愿意,因为他让我品尝到了性的甘美。你倒好,伯伯把你这个家里舍弃的可怜虫,精心抚育了近十年光景。你怎么不用身子去好好报答他?原来学校有了名的冷美人,我今天才知道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货!”

  张丽梅一听立刻指着柳若盈说:“报答不报答是我的事,用不着你这个骚屄白吃萝卜——淡操心。你赶快滚出门,以后也少和我搭话。”

  柳若盈向我深深鞠了一躬说:“伯伯,谢谢你的关照,让我知道了性爱是什么滋味,倘若我想你想得特别难受时,咱们约个安静的地方再肏”以后,不服气的瞪了张丽梅一眼,扭转身就走出了门。

  张丽梅听柳若盈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后,“噗嗤”一笑说道:“老爸,我俩的双簧已经演完,下面你该和我演《游龙戏凤》了吧?”

  我坐到张丽梅身旁,端起她泡好的热茶抿了一小口,接过她点燃的烟吸了起来时,笑吟吟地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说:“这还用得着说吗?凭我俩肏了这么多年的经历,我早看出你的屄,已经痒得受不住了。刚才和小柳是逢场作戏,等一会和你可是狂男浪女,龙飞凤舞啊!”

  张丽梅禁不住地往我怀里一偎说:“还是老爸知道我的心,看到你把她肏得胡叫乱喊时,屄水早就把蕾丝裤头弄湿了。现在你消停喝茶抽烟,我去冲洗一下后端盆温水来,把你的龟和卵蛋,彻底洗一洗了,到床上去美怎么样?”

  我嘿嘿一笑,手拨了张丽梅的头一下说:“要去就赶快去,不然我吃了伟哥的龟,你也知道不肏上很长时间的话,搞不好在卫生间会按住你,肏个王朝马汉才能缓上那么一阵。”

  张丽梅嗲笑着在我龟上打了一下后,才笑嘻嘻地跑进了卫生间。

  …………

  当我和张丽梅躺到床上,她散发着一股清香的身子,紧偎在我怀里,两手搂着我脖子,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来回蹭着我胸脯,眉飞色舞的一双妩媚眼,带着胜利的微笑,仰着娇靥如花的炽热脸蛋,情趣盎然的对我说:“老爸,刚才可把柳若盈寒碜够了,只要一想她临走时,那副又气又恨又舍不得你的样子,我肚子都快笑破了。”

  我揉捻着张丽梅粉嫩的乳头,笑眯眯的说:“她气又怎么样,反正我把她的底火已经抠了,怎么说也不吃亏。而你笑破肚子的话,我会心疼坏的。”

  张丽梅握着我硬棒棒的龟,在她两大片薄嫩的小阴唇中间,已经勃起的阴蒂上面,来回蹭着说:“老爸,怎么一个个姑娘们的情欲,假如受丁社会的各种影响,或者被某种方式激发了起来后,骚劲跟卖屄的小姐差不多呀?”

  我咧嘴一笑说:“她们的生理结构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罢了。只要克服开始的羞涩和畏惧心理,有的会迷恋其中不能自拔,有的还会成为性欲狂。我当初肏戚芳芳时,她那副贪得无厌的样,你能说她才九岁?”

  张丽梅“哧,哧,哧!”的笑着说:“也就是,你那时不肏我的话,我怎么会介绍那么多女同学让你肏;怎么会成为你的女儿;怎么会和你心心相印;怎么会喜欢你的大龟;怎么会几天不肏,就难受得招架不住了呢?怪不得你说肏少女能补肾壮阳,寓意原来是这么深长啊!”

  我捏住张丽梅已变硬的乳头,往起用力提了一下谐谑她说:“所以你这个小谗猫,现在就屄水乱淌,狠不得肏成一团软泥是不是?”

  张丽梅做作的尖叫了一声,将龟对准了她黏滑的屄口,乱摇着屁股,情急难遏的说:“老爸,你明知道我已经痒得不行了,还不赶快趴上来肏我,准备罗嗦到天亮吗?”

  我促狭的将龟往回一抽说:“罗嗦到天亮倒不会,除非你啜我的龟,我玩你的屄心子,等你觉得实在受不了时,我才能肏你到逍遥宫转几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