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294)

  郝玉涵说这话的同时,就已经把劲挺的乳房紧紧挤压在了我胸脯上,性感红润的小嘴凑过来贴上了我双唇上,接着就伸出了她粉嫩宽薄的舌头。

  当我用嘴吸吮住郝玉涵的舌头,自己的舌头也伸进她口腔里,热情地和她舌头亲密缠绕在一起,俩人鼻孔里往外喷着短促的气流,吞咽着彼此之间嘴里面不断涌流出来的激情口水,进行着真善美的完全升华和爱欲的亲切交流。

  就这样,我还伸下右手,两指捏住郝玉涵完全勃硬的大阴蒂,又揉又拽的逗玩个不休。

  接着就见郝玉涵饱满圆润的鼻翼不断翕动着“呼哧!呼哧”短促喘气,鼻孔里面的皮肤颜色都成了淡红色,通过紧贴在我胸脯上被汗水完全浸湿的乳房,几乎听到她剧烈跳动的心脏,像擂鼓一样“扑腾!扑腾”直响时,她用力挣脱开了跟我身体的所有接触,胀红着脸气喘吁吁地对我说:“好我的老爸呀!我现在感到自己的身子就像完全熔化了似的,灵魂出壳以后,在快感的巅峰上纵横驰骋了一阵子,接着又轻飘飘的到天堂里去了好几趟。

  你看我这没出息的人嘛!骚水流的把屁股底下垫的纸都完全湿透了不说,你的龟也硬撅撅的顶在了我屄边上,惹得我屄心子直跳,屄里面特别痒,真想让你再美美地肏一次心里才过瘾。唉!为了我俩能永远长久,也为了你能把小瑾肏得赶快走,我只能强忍着自己心里难受算了。“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没有付出又哪有收获?没有暂时的忍耐,怎么会有欢乐的永久?现在我俩也就不要再磨蹭什么,直接干自己的事情得了。”

  郝玉涵眼神里显露着无限惋惜和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又向我默然点了点头后,我就挺着龟耀武扬威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这时李瑾正躺在地毯上铺的凉席上面睡得特别香,由于天气热和无所顾忌的缘故,她身上就没有盖什么东西,就那么双腿错开了侧身睡着,而我将要攻击的主要目标基本上都露在外面。

  本来我也不想摧残这个疯丫头,可一想到我心爱的郝玉涵和将来的所有,我还是从床头柜里悄悄取出了几样性工具,就蹲在了她屁股后面。先用指头翻出了她鲜嫩的阴蒂轻轻揉摸了一会,接着就用龟头在她屄口上面蹭了起来。

  当我感到李瑾屄口周围已经有了不少我和她的淫水后,我就把龟猛一下肏进了她的屄深处。只听她嘴里“哎哟哟”的叫了一声并完全醒过来时,我已经在她屄里面长进快出的肏了好几下。

  这时只见李瑾紧蹙着眉头脸色惨白,五官疼痛得完全扭曲在了一起,嘴里面“嘶!嘶”的连抽着气,身子左右极力挣扎着,对我眼泪汪汪地说:“伯伯,你不去那个房子里肏玉涵姐,反过来又肏我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屄长得浅,不能这样往深里肏吗?哎哟哟!简直快要疼死我了。”

  我根本没有答复李瑾的问话,而是迅速地一手阻挡住她企图推我的双手,把她修理成个仰面朝天的绝好姿势后,用双腿沉着有力的把她双腿向左右撑开,另一手握着已经完全滑腻的粗长大龟快速插入她屄里面,接着就气势汹汹地趴在她颤抖的身上,毫无怜悯心肠地在她屄深处肏了个勇往直前。

  由于我这好似强奸性质的行为,也使李瑾在特别疼痛难忍的状况下,她屄里面的那些肌肉处于自身本能保护的生理作用,立即就紧紧包住我的龟,抽搐得就变得非常快速有力,淫水也必然分泌得更加汹涌澎湃。

  有了这么痛快淋漓的享受,我自然将龟完全抽出李瑾红肿的屄外,紧接着就“咕唧”一声再肏进她的屄里,把她的子宫像不倒翁似的狠撞上那么一下,跟着就在她屄深处蹂躏上几下后,再完全抽出龟,继续用同一方式,进行往复的活塞运动。

  这时的李瑾已经无力挣扎,只是一面清鼻涕流淌着轻声哭泣,一面小声乞求我说:“伯伯,我叫你亲爸爸还不行吗?你现在把我屄底子都像是完全肏通了一样,里面就像被火烧着了似的无比疼痛。我实在忍受不住你这个肏法,你能不能还像那时候那样,用龟肏我的屁眼,指头玩我屄里面吗?”

  我一面继续用力肏着李瑾已经流出了鲜血的屄,一面嘴角露着掩饰的淫笑对她说:“女人长个屄就是让龟使劲肏才行,屁眼脏兮兮的有什么肏头?你如果屁眼想肏,我自然有好东西让它进去。”

  李瑾嘴里喘息着刚想问什么好东西,我已经顺手拿过了身旁有七寸长的按摩棒,开到最高档速,沾了些她的清鼻涕和屄里面流出的混合分泌物,“扑哧”一声就完全插进了她蠕动着的屁眼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