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31)

  而我在房子里把外面的电网通上电以后,在干净漂亮的席梦思床上,耳听着不时传来的枪声,啜吸着小珍长而圆润的舌头,揉捏着她已经变得肥嫩的胖鼓鼓乳房,肏着她肌肉收缩力特强的那个小屄。闲暇之余再教小珍认字写字,整个过着一个今日有酒今日醉,哪怕明日喝凉水的舒服爽意日子。

  这时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这样过去,小珍对性的欲望也越来越大,当我每次和她肏屄的时候,她都是全身心地投入,眉毛微蹙,眼睛迷离,脸蛋通红,鼻孔和小嘴大张着喘气,喉咙里不是轻声“嗯!嗯!嗯”的呻吟,就是嘴里面不停地在说着“啊哟大少爷!你真是我的好男人,肏得我好舒服呀!好美啊!再……再用力肏你的小女人吧!

  好我的大少爷呀!我都快舒服死了,噢哟哟!……你干脆肏死我吧!噢哟哟……!你快把我都肏死了”的话语。而且小珍黄豆大的阴蒂,此时也在不停地痉挛,热烫滑腻的屄里面肌肉抽慉力特强,淫水流得多不说,子宫口往外冒的阴精也特别多。

  尤其是在68年过元旦的那一天,房子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刮着凛冽的西北风,我的房子里面却非常热,因为我把炉子生得特别旺。

  我那天买了好多馒头,饿的时候,我就和小珍开水就着馒头吃,而其余的时间,则就是俩个人光溜溜地在一起搂着相互肏屄。

  到后头的一次时,肏得我兴致勃发,简直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当时就肏得小珍整个成了如醉如痴的状态。

  到后来我干脆就穿鞋站在地上,把小珍的屁股拉到床沿上,用力分开她的大腿后,用双臂揽住她的两个腿腕,快一下,慢一下,深一下,浅一下,轻松自在地就那样肏着她的屄。

  在肏的过程中,我有时揉捏一下小珍不停晃动着的奶子和痉挛的阴蒂,有时用指头戳一阵她起劲蠕动着的屁眼。

  眼看着小珍那胀硬成紫红色的小阴唇紧紧包裹着我的龟,在大量黏滑淫水的滋润下,不断地在她的屄里面进进出出。

  有时被我的龟肏狠了,小珍的尿道里再冒出几丝淡黄色的尿水,屄里面喷出一小股乳白色阴精。

  啊呀!当时的那个刺激劲!得意劲!舒服劲!简直就别提有多么美了!

  最后到临完了的时候,小珍完全是昏沉沉软绵绵的躺在那里,完全都是由着我在任意摆布着,就连我在她的屁眼深处肏了好长时间,最后顶着她跳动柔韧的阴蒂,射了那么多热烫的精液,她都一点儿也不知道。

  68年六月中旬,我考中的那个中专学校来信,让我在*日内到学校报到,否则,就按自动除名处理。

  我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就好象是天之娇子,对党和人民立下了什么汗马功劳似的,心里野的就没有个边际。总想着我们这一派的革命战友,到时候夺了革命的政权,自己或许就能捞个什么官可以当。所以根本就没有理睬学校的那个什么狗屁通知,依旧过着我象神仙一般的逍遥日子。

  谁知我和小珍这样美好缠绵的日子,却随着七月初中央某位风云人物,宣布H联和G联为不革命的派别,红三司为革命派的几句屁话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H联和G联此时迅速灰飞烟灭,我这个稍有点名气的打手,也惶惶然逃到了河北老家,这那儿整整待了八十一天后。才在一个秋风萧瑟,阴雨连绵的下午,坐着火车悄悄溜回了G市,然后由二弟接护着,象个地下工作者一样,偷偷摸摸地回到了家。

  回家以后,我紧接着就在已经穿着的线裤、绒裤、单裤上面,又套了一件旧绒裤和两件破单裤。上身在背心、衬衣、绒衣、外衣的基础上又各加了一件旧绒衣和外衣。最后穿了一件破旧大棉袄,等着胜利派红三司的人来抓我。

  因为我在老家就通过家里的来信,粗略知道***同学被打得拉了一裤子屎,**被打得前面的两排牙全都没有了,所以,我预先就做好了精神和物质上挨打的充分准备。

  当时爸爸愁的没办法,只有坐在小板凳上闷着头抽老旱烟。妈妈则抱着我的脖子,只是在那里哭个不停。两个弟弟也眼泪汪汪地站在那儿,脸上显示的只是一副无奈和忧愁的样子。

  果然我回家还没有待上多长时间,爸爸妈妈工作的厂里,就有几个红三司的工人来把我带走了。

  这些人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厂房里,一边使劲用胶皮管捶打着我的皮肉,一边问我抢了多少钱,藏了多少枪支弹药等等。在拷问了我好长时间,只问出我好多个屁以外,到最后也只好把遍体鳞伤的我送回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