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51)

  一旁站着的改莲,立即不满意的讥讽起了红莲:“刚才还说我不要脸,现在你怎么也不要脸了?”

  红莲随即为自己辩解道:“我不是比你岁数小嘛!”

  改莲还没有回答,女儿一旁也发起了牢骚说:“我岁数又不大,为什么不能看我爸摸你?

  红莲呲牙一笑说:“这是我的秘密,你长大了就会知道。”

  改莲和女儿被红莲的狡辩,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想说什么时,红莲已从我怀里出溜了下来,拉我进了里屋。

  进到里屋红莲随手将门一关,还没有走到床边,就拽着我右手,顺着扯开裤腰带的棉裤硬往下一拉,她的脚再往起来一掂的工夫,一大团又热又柔,既滑腻又微微抖颤的肉,已紧贴在了我手掌心上。

  我是玩惯少女的老手,有朋自远方来,当然不亦乐乎,在红莲阴毛稀疏、包子似的大阴唇上揉了几下,中、食指顺着肉嘟嘟的小阴唇往上一划拉,当碰撞到一个生气勃勃的热豆儿以后,立刻就摁住揉了起来。

  只听红莲鼻腔里“嗯”了一下,身子一抖腿一软,屁股就要往地上坠落。

  我急忙将红莲用左手揽住时,她绯红着脸庞,三分羞窘,七分渴望的瞥了我一眼说:“干爸,尽管我也摸过那地方,怪就怪的是没什么反应。你怎么一摸,我就像电打了一样,麻酥酥的架不住了呢?而且你摸着摸着,屄里面好像有水水淌出来了。你如果不信,我现在就把棉裤脱掉了让你看怎么样?”

  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倘若在性敏感带予以刺激的话,有这些反应我心里都清楚。但为了隐藏自己的罪恶目的,善于欲擒故纵的我,还是装着蒜说:“看过摸过,你得赶快洗过了回家。要不然的话,你弟弟来了可不得了。”

  红莲轻轻“嗯”了一声说:“那就照你说的办,只不过洗的时候,你给我洗怎么样?”

  我假意不理解的问她:“你自己难道不会洗,非要我洗干什么?”

  红莲羞得用拳头在我肩上砸了一下说:“那不是能多舒服一会嘛!”

  我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时,红莲已站在床边脱起了棉裤。

  等红莲把腿上穿的所有褪到脚踝,脸都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时,我将她往床上一推,她很主动的把两腿往开里一分,啧……!一个阴毛稀疏,丰润鼓圆的少女屄,就像一盘精工细做的美餐,立马活色生香的展现在了我眼前。

  白皙柔嫩,像蜜桃似的大阴唇上,东倒西歪的褐色阴毛中间,是两大片浸润了许多乳白色粘液,并且堆积在一起的小阴唇;而肉红色小阴唇的顶端,则矗立着一个亮晶晶的嫣红阴蒂头。

  待我用大拇指,将她豌豆大的阴蒂头往下一剥,她身子一抖。中、食指再往小阴唇中间轻轻一戳时,又见她身子一颤,鼻腔里粗重的一哼,一缕散发着强烈骚腥气的淫水,立即顺着我和她的亲密接触处,悠然自得的流了出来。

  既然红莲的反应产生的这么快,整个状态又配合得十分到位。我就将自己的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了那么一阵后,只见她红着脸蛋,闭着双眼,摇晃着浑圆的屁股,牙疼似的哼哼道:“干爸,你怎么这么会摸啊?屄蛋蛋麻还不说,屄里也痒酥酥的,总想有个东西戳进去,到处抠一抠了才行。”

  接踵而至的艳福,意想不到的效果,虽然使我沾沾自喜,又一次升起的欲望也达到了极点,由于改莲和女儿还在外屋。我这深谙欲速则不达的色狼,在没有利令智昏的状态下,立刻贼笑着对她说:“这样摸摸算个什么呀?更舒服的事情还有哩!只不过这会儿不行,等有机会了你才能知道。”

  红莲听我这么一说,眼睛马上一睁,问道:“明天姨姨上什么班?”

  我有些诧异的说:“问这个干什么?”

  红莲扭了扭屁股说:“姨姨如果也上这个班的话,我吃过晚饭,写完老师布置的作业,给我爸说要找小馨玩以后,就到你家来。”

  这时已经明知其所为,却又故意装傻的我,随即答复红莲:“你姨姨明天也上这个班,只是不知道你来了找小馨玩,还是让我摸你的屄?”

  红莲一点也不知害羞的将我狠狠一瞪,已经出着汗的手,在我胳膊上用力拧了一下说:“那不是个借口嘛!来了当然是脱掉棉裤,让你像现在这样揉我的屄蛋蛋,指头戳屄口口时,有可能的话,里面也能抠上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