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53)

  女儿听我图穷匕现的一表白,咧着小嘴一笑就说:“这才像我爸,要不然我会想你的心,偏到改莲和红莲那儿去了呢?”

  我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假装生气的说:“起来洗洗尿尿的地方,洗完了赶快去外屋睡觉。如果不听,我说的话可不算数啊!”

  女儿淘气的向我敬了个礼,我又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下床倒上温水,各自洗了下身。她去外屋睡觉,我洗净那两块秽迹斑斑的布,搭在暖气片上,穿上裤头披上棉大衣,把脏水泼到院子里,门关紧以后也拉开被子睡了。

  ××××××××××××

  经过十年动乱的Y县,娱乐活动本来就少。人们除了加强政治学习,武装自己的头脑,紧跟领袖华(国锋)主席,走实现三个现代化的路以外,空闲时不是下盘棋就是喝两口,干家务或睡大头觉。

  我这不安于现状的人倒好,猛茬茬地遇了改莲和红莲以后,把我循规蹈矩的生活轨迹,不但给完全打乱,第二天上下午班时,心里像有猫爪子在挠似的,恨不得浓云里藏匿的太阳早点下山,车间墙上落满灰尘的挂钟快走几圈。

  苍天不负苦心人的时刻,终于在挂钟的破肚子里响过,我顶着又开始了飞扬的雪花,回到家里时,女儿已捅开厨房炉子上面的煤沫,烧上了一壶水。

  等我在外屋擀好面,厨房做好饭,给老婆急急忙忙送去。回来和女儿一同吃过,自己洗完锅碗,重新烧上了一壶水后,天色已成锅底灰了。

  当我一面抽烟,一面看女儿写家庭作业时,红莲没一点声响的溜进了屋。

  红莲进屋将头巾往床上一扔,向我呲牙一笑,往里屋一进,我将外屋门用木棍顶上,小声给女儿交代了几句话后,就进了里屋关了门。

  都清楚下一步干什么,自然就没了废话。红莲刚把棉裤褪到脚踝,我的手已在她裆里骚扰了几下。

  等她坐在床边脱了鞋,解开棉衣的纽扣时,我已经搂住了她,食指在小阴唇中间,快速地戳了若干下。

  这时就见红莲脸蛋如霞,身子微微抖颤着对我说:“干爸,你就知道戳我的屄口,怎么不往里头戳啊?”

  我像个大好人似的答复她:“怕的是戳坏那里面呀?”

  红莲像骨头被抽走了似的,往我怀里软绵绵地一靠,手在我裆里放肆的揣了一把说:“我爸晚上用龟戳我妈都不怕,指头戳戳怕什么?”

  我已经够为天下先的了,没想到经常见面的红莲,在这方面竟然更强。

  我惊谔之下,快刀斩乱麻的话就丢向了她:“既然你不怕指头戳,龟戳到里面怕不怕?”

  红莲骚兮兮的屁股一扭,嗲笑着摁住了我隆起的裆部说:“屄生来就是龟戳的,我妈都不怕我爸的龟,我怕你的干什么?嘻……!大概是你怕了吧?”

  敢跟我叫阵的,本来就没几个,更不要说没什么好报了。红莲毫不掩饰自己欲望的叫阵,就像吹响了我犯罪的冲锋号,几下把鞋蹬在床下,将她摁倒在了床上,大拇指揉起了阴蒂,食指已在她屄里探索了起来说:“等一会我用龟戳你的屄里面,你怕了穿上裤子回家,我怕的话,就不是个男人家。”

  红莲虽用两手推拒着我的侵犯,眼睛却笑吟吟地瞥着我说:“怕了我昨晚上不说那些话,今天也不会来你家。因为改莲那时候在外屋,还不是怕她知道了说给我爸,你戳完了不给钱买东西吃嘛!”

  当我知道她不说的理由后,就没什么顾忌的调侃起了她:“指头进到屄里面叫戳,龟进到屄里面叫肏.东西不一样,感觉肯定不同。我的龟肏你的屄,肏完后肯定给钱。我就怕你脑子发热没考虑好,龟进去了又后悔。”

  我的恫吓话,红莲听了竟然扑哧一笑说:“我才不感到后悔哩!因为偷看我爸肏我妈以后,我已经用指头和小黄瓜什么的,戳过那里面好多次了。你的龟只不过粗些长些罢了,它还能把屄肏成个大窟窿吗?”

  我为表面看起来清醇贪吃,暗地里却淫浪大胆的她,才挑逗了一下,就敢于和熟识的成年男人,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虽感到匪夷所思,但也觉得自己在罪恶线上徘徊的心,好像平衡了许多。

  喜欢开拓荒地的我,这时再无动于衷,脑子里除非灌了糨糊。我看着红莲红扑扑的脸,低下头一嘴咬住了她耳垂,食指在她湿漉漉的屄里戳了起来时,防患于未然的话,也一股脑的砸向了她说:“那是个松紧带,肏倒肏不坏。怕的是你这个骚屄,让我肏舒服了以后,会常常找我,我没那么多的钱给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