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54)

  红莲缩着脖子赤红着脸,一面“哧……!”地尖笑着用手推我,一面嗲声嗲气的说道:“既然能把我肏舒服,怎么不知道龟掏出来了赶快肏?就知道用胡子扎我,舍不得给钱买好东西吃。”

  到这时还忘不了钱的红莲,我除了哀叹她已经堕落到了这个地步外,能做的事,就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扯下了裤子,解放出了怒气冲天的龟。

  为了不违犯这里的版规,以下内容删除。

  红莲哪享受过这丰盛的大餐啊!腿抖了几抖,屄剧烈地一抽搐,一个屁响过之后,子宫口里立即喷出了一股热流。

  我气得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嘴里刚说了一句:“没出息的货,”就听改莲在门上敲了敲问道:“叔叔,你要不要倒些温水了洗一洗呀?”

  临进里屋悄悄交给女儿的炸弹,像一个惊雷,在红莲耳旁突然炸响后,一下子就把她吓得脸都变了色,眼睛不但睁了老大,望着我不知所措时,屄也像小巧的锁一样,紧紧夹住了我的龟。

  ……

  下面会出现什么,读者怎么想象都行,我是不会往下写了,嘿……!

 

 

 

  风流人生-邻声校语篇 张丽梅(小学)

 

  张丽梅(小学)(一)

  丽梅天真遇色狼,性药迷倒小姑娘,一场游戏几块糖,任人宰割成羔羊。

  ****************************************************

  说明:我现在贴出《迷奸后真情无限的小姑娘——张丽梅》的小学部分,是为了给以后发表高中、大学和初中部分做一些铺垫。假如不发表小学部分,好些穿插在文中的人物,大家看起来就会感到云遮雾障,莫名其妙。虽然这里对回复质量要求的很严,但如果大家对我发表的小学部分,只知收获不讲奉献,只是浏览而不予以客观的评说,自己只有就此停止发表得了。

  作为一个人本身就完全具有的性来说,任何时代和任何时候,它都有存在和表现的各种形式和各种可能。尤其在新中国建立之前和建立初期,农村中六、七岁的女孩子给人家当童养媳,十一、二岁生娃娃当母亲的大有人在。

  那时候由于各家的居住条件都非常狭窄简陋,男女孩子从小耳闻目睹自己父母之间的那些性事,其实并不怎么特别稀罕。而现在在城市里面成长起来的男女孩子,更是由于社会物资和文化的飞速发展,什么事情又没有听过和见过呀!?

  所以我把自己真实的经过写出来也没有什么奇怪。我总不能把现在的这些男女孩子,都写得傻乎乎的好像什么都不懂,用此来糊弄读者和哗众取宠也太有些牵强附会了吧!?

  大家如果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细心地观察一下周围男女小孩子的岁数和体形,再留神一下他(她)们平常的言行举止,就可以发现我这样说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

  人之初来性本善,事到临头却很难,作孽过后真情补,幸运无限也自然。

  (一)

  常言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倒霉事情如果要来的话,喝凉水它都要塞了牙还不说,放个屁它都能砸了你的那个脚后跟。可好事情非要硬来的话,那就会接二连三的硬要往你身上碰个不停。

  91年元旦刚过一直延续到8月上旬,这样的好事就由不得我的接踵而来。

  其一:春节前单位给我分了套三室二厅,前后有阳台的楼房,虽然是在最高层——五楼,但由于对门的一户两口子长期在外面蹲点工作,除了偶尔回来待上几天以外,这一层基本上就由我一家给包圆了。你们大家可以想嘛!从此我就告别住了近二十年,现今早已破旧不堪的平房,住进宽敞大方干净明亮的楼房,那个老百姓不心里面感到快哉!乐哉!

  其二:三月份单位给我和老婆各升了一级工资,还让她当了科里(财务科)的副科长。这一下把她的革命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不说,整天忙的就像鬼吹着火似的,很少有时间能在家里多待上一会。

  其三:8月12日,女儿华馨接到了深圳工程学院的大学录取通知单。我在8月20日和女儿高高兴兴地坐车到了那里,等一切事情都安顿好,8月27日我风尘仆仆地从广州赶回来。接着到单位去向领导销假时,因为这一段时期我比较劳累,领导又体谅我这个人的辛苦,破例让我在家好好休息三天。大家说说这事美不美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