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6)

  小珍听我这么解释以后,一颗心也就从嗓子眼里取了下来,安安稳稳地将它放在了原地方上。小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这才定下心来,开始认真地观察研究起了我的龟。这时我的龟已经硬撅撅地朝天翘着,数条饱满的青筋环绕住了全身,深红发亮的龟头睁着一张独眼,独眼里还不断向外吐着粘糊糊的口水,使它更显露出了一副狰狞霸道的凶狠样子。真把小珍看了个刘姥姥进大观园——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我看小珍正在那儿脸红耳赤地魂不收舍,趁机就抓过她的右手按在了我的龟上。小珍的手刚一接触到我的龟,立刻就吓得一下子缩了回去,我接着又把它抓了过来,并且紧紧地压在了龟上不放。小珍挣了几下后觉得龟也并不可怕,于是就好奇地将它摸了起来。小珍摸了好一阵后,觉得我这怪东西也挺好玩的,热热的,硬硬的,再粘上些龟眼里流出来的前列腺液,滑滑的,腻腻的特别捣蛋。如果用手握住龟身往上一捋,龟头就缩进了包皮里一声不吭。如果再往下用力一捋,龟头就从包皮里猛地窜了出来,恶恨恨地把她瞪上一眼。用手握住龟连续地上下捋动,龟头在包皮里一进一出的吐着口水,还带动着卵袋里的两个卵蛋滚来滚去的,小珍觉得这龟简直好玩死了,不由得就格格格地笑出声来。

  我看小珍眼睛痴迷地紧盯着龟,手底下玩得越来越起劲,甚至连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也不知道。就把手又伸进了小珍的腿档里,在屄口上用食指和中指蘸了些她的淫水后,直接就捏住了她的阴蒂,并借着淫水的那种润滑劲,开始轻重不同地揉搓了起来。这时只见小珍脸红的象猴屁股一样,头上的汗刷刷直流,把头发也弄湿了好大一片,只听她鼻子和嘴里呼呼地直喘着粗气,“哎哟哟!哎哟哟!”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全身抖的连屄那儿的嫩肉都在不断抽搐着,捋我龟的手底下劲也增大了不少,由开始的有规律轻重,后来变成了无意识地狠命捋动。就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下,小珍还没有用上一阵儿工夫,我就感到龟头受不住快要开闸了,嘴里面急忙对她小声喊道:“快!快快快!快把娃娃的尿布子拿过来捂住龟头,再用你的手把它紧紧捏住,千万不要松开,到我说停的时候你再松手。”

  小珍听我这么一声喊,立马停住正在忙碌的右手,扯过一张尿布子刚捂住龟头,手也才把尿布子刚刚抓住,说时迟,那时快,我只觉得脊梁骨一麻,嘴里面“喔”的叫了一声,龟眼一张,一股股的精液就象万马奔腾一样喷涌而出,打得尿布子“噗噗”作响,差点都从小珍手里飞了出去。小珍见状后急忙用手紧紧按住,一阵痛快淋漓,超凡脱俗般的发泄后。我叫小珍把尿布子拿了过去,然后再让她慢慢摊开看是什么?她看了一眼后立刻就说道:“呀!你怎么冒了这么多的东西,怪不得我刚捂住龟头时,手心里就觉得它特别热不说,还觉得它一跳一跳地突突突地往外直冒着东西,打得我手心里都麻酥酥的。我还奇怪你怎么舒服了也和我一样要尿尿,结果一看,你冒出来的不是尿,而是这白白的还有些黄的东西,象人擤的那个鼻涕一样,叫人看了都有些恶心,咦!它怎么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嗯!不好闻,太难闻了。受不住,简直受不住。”

  我躺在炕上缓了一阵后,这才对小珍笑骂着说道:“你知道个狗屁啊!女人舒服了要淌屄水,男人舒服了就要射精。这本是男人的好东西,女人如果没有了它,娃娃又从哪里出来?你看它确实是有点恶心,只不过现在不习惯罢了,以后慢慢地就会喜欢上了,到时候你想要还不一定有呢?真笨!”

  小珍见我这么说她,立刻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大少爷!你不要骂了行不行啊!我不知道这些道理,还不是因为没有上过学,你只要以后多教我些,我就会知道的多上一点,别人就不会再说我笨了。”

  我看小珍可怜又诚恳的样子,心里也不由地怜悯起她来,一个天真烂漫处在花季的善良女孩子,正是爸爸疼不够,妈妈爱不够,动辄就撒娇的时候,就是因为父母死的太早,由于生活的逼迫,这么小小的年纪,就到人家来当保姆。我不但没有帮助她,照顾她,爱护她,反而凭借自己的一点小聪明,趁机还猥亵了她的身体。她不但没有丝毫埋怨我,还处处说她笨,处处说她傻,处处为我的恶行作着辩护。我和小珍相比之下,我简直太不是个人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地生起自己的气来,心里一气,泪水也就涌出了自己的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