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大航海时代4加强版(6)

 

接下来的数日,塞西丽雅都是在两个没有尽头的羞耻任务中度过的。每日都为杨希恩做口交服务,林森也天天都用她来练习绳技,将她捆绑成各种难堪的姿势,还以奸淫相迫,逼着她自行脱缚,以估量捆绑的可靠程度。

 

塞西丽雅只能勉力而为,刚开始还可轻松脱出,到后来就渐渐困难,如今则每一次都要耗尽心力,动辄两三个小时,比当初杏太郎的“蜂窝绑”有过之而无不及。可幸每次都能最终成功,林森倒也遵守诺言,不再来淫污她,只是猥亵摸捏已是家常便饭,金发美少女的雪嫩娇体,几乎每一寸都被他狎玩调弄过了。至于衣裙,自从被林森剥光了奸淫,她便再也没有片缕遮体,只有绑绳缠身,她也竟然渐渐习惯了这样的赤身裸体。

 

但是塞西丽雅依然满心恐惧,她知道,以林森的学习速度,很快,她就会再也逃不出那些邪恶的绑绳,从此落入日日遭受强暴的耻辱深渊。她必须要设法尽快逃离。可是谈何容易,且不说林森知道她脱绑之技了得,在舱门外加派看守,就算她能逃得出舱去,四周茫茫大海,又能如何?

 

梯娣丝也终于回到了底层货舱里,和塞西丽雅关在一起。淫医科鲁罗已经失去了对她的兴趣,开始寻找下一朵酒馆之花。她刚回来的时候,已经被暴力淫辱得满身伤痕,是由缚香楼的水手抬进来的。林森下来练习捆绑塞西丽雅的时候,第一次看到梯娣丝的惨状,也不禁吓了一跳,便命樱子取些缚香楼的特制伤药给她使用,效果竟也神奇,没几天,雅加达之花便从枯萎凋谢中苏醒过来,神采恢复了七八分了。林森便逼着梯娣丝和塞西丽雅一起,轮流服侍杨希恩,塞西丽雅也从她的哀诉中,知道了淫医的奇怪嗜好。

 

林森则对塞西丽雅的进展很满意。漫长的捆绑凌辱和剥光赤裸会一点点磨损这个意志的顽强少女和对贞洁的判断,直至她把遭受淫辱当成习惯。那时候,事情就会简单得多了。

 

这日入夜时分,帆船驶近了汶莱港。美貌过人的金发少女塞西丽雅身裹布毯,又一次被押入了杨希恩的舱室,川岛樱子推着她来到了杨希恩的床前。杨希恩大咧咧躺在床上,正抱着烟枪吞云吐雾,淫医科鲁罗青着脸,在他的身旁检查那虎鞭的愈合状况。自从好意相劝被杨希恩冰冷弹回,他便再没有好脸色,只是他依然谨遵医德,检查得极为仔细。

 

杨希恩抬手扯掉裹在塞西丽雅娇躯上的毯子,顿时露出她那双手反绑,一丝不挂的娇嫩玉体来。他又抓住塞西丽雅的左侧雪乳,如揉面团般捏了几把,乐道:“西洋的水嫩桃儿,马上就让你玩啊,哈哈。”

 

塞西丽雅的娇嫩酥胸被玩弄得一阵剧烈刺痛,心头更涌起无比羞耻。她强忍酸楚,低头道:“您恢复得好,林先生才不会责罚我。”“说得好。你放心,我那甥儿甚有分寸,不会把个酒馆的花朵望死里整。”杨希恩话里带刺,却也不在乎自己的要害就在科鲁罗手里。还好科鲁罗也就是冷哼一声,没有其他动作。

 

樱子鞠躬道:“樱奴先告退,有事请随时吩咐。”说着退出去关上了门。

 

塞西丽雅看樱子退了出去,忽道:“樱子小姐十分和蔼可亲,还拿了药膏给梯娣丝。她可真是好人呢。”杨希恩摆摆手道:“她可不像看上去那样简单,厉害得很呢,当初老夫在大阪酒馆里,还给她摆过一道,说来真是颇为惊险哪。“他面现不甘,哼道:“若不是李华梅这个贱女,老夫又怎会陷入如此险地!还好老夫英勇,才能化险为夷,嘿嘿。”

 

“是吗,说来听听吧,塞西丽雅。。。塞西丽雅最喜欢听英雄故事了。”塞西丽雅极力掩盖着言不由衷的窘态,粉面通红地说道。杨希恩大大咧咧,又特别喜好显摆,完全没有注意她的神色异样。

 

“那时,老夫还和李华梅那个***在一起。老夫不避凶险,去大阪刺探倭人的铁甲船情报,常常去大阪的酒馆,那酒馆的侍女,正是樱子。”

 

“是吗,樱子小姐也作过酒馆的侍女?”塞西丽雅故作惊讶,偷偷瞟了科鲁罗一眼,重复着问道。其实她根本无需如此,自从杨希恩提到“酒馆侍女”,淫医的耳朵就已经完全竖直了。

 

杨希恩毫无戒心,反而添油加醋道:“是啊,她是细心周到,殷勤倍至,再加容貌可人,天下怕是没几个这般动人的酒馆侍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