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花侠浪魂


第一章猎艳得寄宝
作者:洒脱
一阵大雨刚过,天空的乌云像野马一样奔腾着向天边飞去,一轮红日当空高照,发出眩目的光辉,野草和茂密的松林,青翠欲滴,微风一叭,闷热的天气,立时变的凉爽起来了。一对喜鹊站在松树的高枝之上,吱吱咕咕的鸣叫。子兆着人间喜事的降临。
忽然一阵咙吐的马蹄声响,由远而近,顺着阳关大道向这边飞奔而来,这匹马像一条白龙,浑身雪白,昂头抛尾,四蹄翻飞。非常精神,马上骑一位二八女子,只见这姑娘穿素挂红,美丽娇艳,背一口宝剑,手拿马鞭,不停的抽马的屁股,儘管这匹马跑的快如离弦之箭。可这位姑娘仍觉得太慢,心中越急,越嫌马不中用,所以不停的打马狂奔。
突然,那马打了一个前栽,一下子把姑娘从马背上掀翻在地、这姑娘只觉眼前一黑,啊的一声昏了过去,口吐白沫,在也没有起来。
这一切,有一个布衣少年,站在不远处看的真切。这少年穿一身兰衫,头戴一顶兰色爪皮破帽,足蹬一双牛鼻子簿底兰鞋,乍一看穿兰戴兰,浑身是兰,两条剑眉配上一对漆黑闪亮的大眼睛,挺拔的鼻,及弧型的嘴,满脸白净。年方一十六岁,身高七尺有余,真是人有人材,貌有貌才,一貌三才,令人一见即生好感。
马上这位姑娘,正朝着这位少年的方向,飞奔而来,又忽然从马上摔了下来,使这位少年大吃一惊,迅速跑到跟前一看,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位姑娘,长着一对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红一点,裸露的颈项粉白如玉十分美丽动人。只是双眼紧闭,脸色腊黄,口吐白沫,已不省人事。
只见那英俊少年顿起怜爱之心弯下身子轻轻的呼唤着这美妙少女,姑娘!姑娘!你醒醒!呼了几声,并未见姑娘有可反映,于是,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姑娘的鼻子,探出姑娘尚有一口微弱的气息,并没有死。
少年心想,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无端摔成这种样子呢?再看那匹白龙马,它好像认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正在灰灰的乱叫围着少女直转,不时的用嘴撕扯一下主人的衣服,好像是要把自己的主人拉起来,也好像对自己的主人承认错误,姑娘起来吧!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少年站起身,拉往马疆绳,把它拴在路旁的小材上。
扯掉咙咀,那马啃一口路边的青草不时抬起头看看自己的主人,见自己的主人没有动静,它便静静的卧在了地上,连草也不吃了,两只直冷凌的马耳,像扇子一样,不断的扇动着,眨眨眼,掉下一串幸酸的马泪。这匹标汉的白龙马,太通人性了,真乃是宝马良驹。
布衣少年回顾无人,心中犯难了,姑娘摔成重伤,自己又不懂医道,可怎么能救这位姑娘呢?
他想马上离开,可又于心不忍,心想见死不救大不人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屠,无论如何,不能走开,。一定要想办法救活这位美丽少女。
心想我先把这女,让马驮到自己家中,然后在做道理吧?
他伸出双手,正想把姑娘,抱上马去,不想自己的手刚的接触到那姑娘皮肉,马上又收了回来,好像被电击一样迅速。为什么他急忙收手呢?
因为他长这么大,自己的这双手,还从来没有与女人接触过,刚才他的手指一触到姑娘,那娇嫩肌肤的感觉就像她的身上有一股巨大的电流传遍他身体,不由身子猛一颤抖所以才收回手来。
稍停,他又想,如果不把这位美丽的姑娘驮回家去,又怎么能救他呢?如果我把她抓上马,她这时正要醒来,一见我是一个男子,非打我骂我不可。
这女于,背宝插剑,必定不是一个等闲之辈,必有一身武艺,若打起我这手无搏鸡之力的文弱少年;我怎能吃得消。如果被人发现张扬出去,说我欺负人家的大姑娘,可是一辈子也洗不清的罪名。
心里这样想着,不由四下观瞧,见遍布视野之内,并无一人可求,只好又重新弯下腰去,反正我是出于救人心切,好心相助,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把一只手伸在少女的颈下,另一只子伸向她的腿弯,一用力,把这女子从地上抱在了怀里,这时只觉有一股特有的少女温香,直窜鼻孔心里一阵毫爽。
让姑娘趴在白龙马上,然后解开在树上的马疆绳,牵着信步向自己的家慢慢的走去。
这位少年的家,离些仅一里之遥,不多时已来到了。
见仅仅的一间草房,四周用乱石块砌成墙壁,屋内的撂设很简单。只有一张破桌子,一个床铺一只三条腿的凳子房外搭有一个草棚,内有一灶一碗一个杓子。
可想而知,这少年不但很穷,而且并无家室,一人吃饭,全家不饿。
他奉着马走到屋外的草棚前,把马拴在柱子上,然后把姑娘抱迸屋内,放在自己的床上,又抱了一捆乾草,放在马跟前让马吃。
他顺手从水缸内,掏了一碗凉水,端进屋里,用筷于轻轻捌开姑娘的樱桃小口,给姑娘喝了几口。
那少女顿觉一股甘露流入丹田,好爽,只听少女,哎--唷--一声,长出了口气,争开了丹凤眼。
少年一见满心欢喜,知道这姑娘从黄泉之路向后转。
又回到了阳世人间。
起初,那女子刚一睁开眼,只觉头昏脑涨,两眼昏花视物不清。那姑娘皱了皱眉,眨了眨眼,才慢慢的看清眼前情景。只见漆黑的一间房屋,石头砌就,一扭脸又见一少年男子站在自己的眼前,心内猛惊,一咕碌,从床上坐了起来。用严历而微弱的声音惊呼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快走开!」
英俊少年听那少女一声惊呼,不觉面红耳赤心里一阵乱跳。于是,满脸堆笑,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姑娘你终醒过来了,你莫怕我不是坏人,适才是一阵雨过后,我闲暇无事,到旷野漫步,游玩,见姑娘骑马直奔而来,忽然跌落马下,人事不醒。虽然男女受授不亲更无见死不救之理,所以才将小姐驮到寒舍,万望小姐见谅。
小姐闻言不尽的欢喜,心想,刚才我确实从马上摔下未醒,多亏这位公子相救,幸得阴曹阳转,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并非坏人,而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由双手合十,道了声万福,多谢你这位公子侠义相救之恩了。
公子闻谢,道声,姑娘不必多礼,应该,应该。但不知姑娘仙乡何处,何故来此,能否告知小可一二?
那女子,一听公子动问因由,很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小哥了,天色已晚,我该上路了这里有银二十两,以谢礼望小哥收下。说着从怀中抽出两十两银子,放于桌上,今后小女子,如果再路过仙乡,定来看望哥哥。说着从床上爬下来,立时要走。两脚刚一着地,站立未稳,只觉浑身发软,眼一黑,金星直冒,身子一歪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下。又不省人事了。
公子见状,连忙抱起,又把这姑娘从新放在床上口中自言自语道:「这姑娘脾气倒挺强的,自己病成这个样子还非要走不可,真正逞能。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在公子连声呼唤的情况下,姑娘又慢慢的醒来。这时天空已经黑了下来,乌云密布,电闪雷呜,哗……哗又下起瓢波大雨来了。
公子点亮了油灯,拨大了灯头,一颗火苗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少女的娇丽面孔。趁灯光一瞧,那张白里透红,粉里渗玉,就好像熟透的萍果,娇嫩无比,娇嫩的吹一口气,就可以把脸皮吹破似的。少年心想,这是哪里飘来的仙女,今日有缘相见,真是三生有幸,又一看姑娘的胸部,连拨着山似的两座乳峰,随着姑娘均匀的呼吸,一动一摇,不由引发的小伙内心里心猿意马,浑身慾火中烧。说实在的,这小伙子长到一十六岁,还从没有见过这么俊俏的女人呢?平时若见姑娘和妇女,总是低头而过,从不敢正眼相看,如果女人与他讲话,他总是吱吱晤晤,答非所问,在女人面前,从不敢表现自己,比大姑娘还害羞呢?
今天有生以来,和女人这么接近的说话,又这样仔细的看着这位少女,平生还是第一次。不由心跳逐渐加快,浑身燥热。如果能留这女子多待一时,也是最大的快活。
那女子醒来了,挣扎了几次也未能够坐起来,身子一动,只觉浑身疼痛,头昏目眩,只好平静气的躺在床上休息。
少年见女子已经醒来,也不多说,到外屋草棚里为少女做了一碗稀糊糊,还下了几块山芋(因为穷,这已是小伙子最好的食物了)。端到少女面前说:」小姐,你长途奔波,必是肚内饑了,这有一碗稀粗,姑娘若不嫌气,清把它吃下吧」
姑娘一听,有粥喝,顿觉腹内饥饿难忍,有心推辞,肚子不让,只好挣扎着想抬起身子,无耐,因为自己的身体太弱。拼足了劲,也没有能够起来。公子见状,急忙拿了个勺子说:「小姐,你只管躺着别动,待小哥喂餵你吧姑娘井没有拒绝。只好说声,谢谢恩人便张开了小嘴。
很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慢慢的吃起来。那少年诚心诚意的一口一口的喂完了一碗稀粥。然后洗好了锅碗,拉起了他那仅有三只腿小凳子,坐在了姑娘的床前。轻声问:,「姑娘好些了吧?」姑娘答日:「承蒙小哥哥的关怀,我已经好多了。」姑娘慢慢的坐起身,把上身倚在墙上,用微弱而又甜润一串银玲的声音问道:「小哥哥,这里是仙乡何处?你姓啥名谁?家中为何只有你一人?年更几何」
那少年闻听姑娘间起自己的家事,不由一阵心酸,几乎掉下眼泪来,「回小姐,少年用凄渗的声音告诉小姐,这里属古都洛阳管辖,地名洛宁,往东北八十余里便是泊阳城,听人说,我家十五年前发大水,母亲把我放在一个木盆里,顺水飘流了不少时日,飘到此地,被一位老者救起,这老者因家道贫寒,无力扶养我成人于是又把我给到了赵员外家,小时读了两年书,渐大以后被赵员外收为义于,因刘员外无子无后,只有一个女儿叫明月、与我同岁,所以赵员外待我不薄,我也很勤快,就帮义父家放牛和于些杂活,这里的小屋和草棚是专供我到这里放牛歇脚所盖。因为离义父家较远。放牛每天要花很多跑路的时间,农闲时我就在这里放牛,几天有时还不回去一次。章义父有时来看我,有时让管家来送些吃用。因此这里并无外人八岁时上学,义父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赵史平,赵是当今皇上赵匡义的赵,史是历史的史,平就是平淡的平,你唤我史平吧!」
姑娘听后说了声。好雅的名字,怪好听的。小史平不好意思的一笑,继续说道:「家乡发大水那年,我才一岁也坐着木盆漂来的,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士,也不知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更不知道二老是死是生」说着,小伙子掉下了一串串的眼泪,被灯光一照,像断线的珍珠,晶莹透亮。说到辛酸之处,晤晤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赵史平悲惨的遭遇,使小姐听后引起共鸣,姑娘也抽抽咽咽的哭了起来,成串的眼泪像水翠,洒湿了姑娘的前拎,她的眼泪不知是为史平若难的身世而落,还是为自己今日悲惨的处境而流」
姑娘请节哀,保重贵体,史平流着泪水,轻声间姑娘:「请姑娘原谅,我斗胆相问,姑娘如此悲哀,莫也有辛酸之处,能否对我告知」
史平相问脱口而出,只觉又后悔自己不该多问,因为刚才一问,遭到姑娘的闭门羹,这次问她若不讲,良己不是自我没趣吗?正在恩忖,只听那位姑娘长声唉了一声说,道:1平哥,你那知晓我也有天大的不幸啊!我家祖居江西丸江,我父多年在朝官居左相,姓石,名辉正,老父为政清廉,在朝得罪了右相庞龙,他巫告老父构结反贼,朝廷听言馋言,将我父贬官为民,奸贼庞龙,不肯放过我年迈的父亲,暗派杀手,调动亲兵,一路追杀,无奈寡不敌众,父母和我家人等一起被杀,抛尸荒野,我上无兄下无弟,全家人等五十余口,全被杀光,只有我一个拚命逃出,经过五天五夜的拚命奔波,今日到了此地,由天我身负严重的内伤,疼痛难支,所以从马上摔了下来,若不你这位大恩大德的恩人相救,恐己一命呜呼了。」姑娘说到此处,只觉肺腑内一阵剧痛,头一偏又昏了过去。
史平一见不敢怠慢,忙用水灌人姑娘的口中,一阵凉意,姑娘又重新甦醒过来。大自大口地喘着粗气,脸色越来越黄。待了好一会儿功夫,姑娘又继续说:「我自幼随父习武,取名石兰玲,今年十八岁了。
嗅,石兰玲小姐,你暂切在这里休息一时,现在雨又停了,待我到家,告知义父,让他给你请一位名医,诊治以后,也许会很快全愈的。
兰玲道:「多谢公子好意,不必了,唉……」
「小姐不必推辞,我家义父刘员外,是百里之内闻名的大善人,他会不惜一切力量和银钱,把你内伤医好」
兰玲揭了摇头,,。平哥,不是我危疾忌医,也不是不想不活命,因为我是被庞龙的暗器所伤,世上根本无药可救,所以我不久命赴黄泉,这种暗器所伤七日内必死无疑今天已是第七天了。我看你这位少年,天庭宝满,地阁方圆虎背熊腰,人有人才貌有貌才,少壮要努力,日后必成大器。你不但人好,心眼更好,真是世上难找,地下难寻的美男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