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在胯下生活的日子(6)

 

我不得不屈服他们的淫威,这是我此时唯一的一种选择。 

 

我急忙赶回家,对妈妈撒谎说学校要求必须住校。然后,带上一些必用的东西,我怀着恐惧、悲愤以及莫名的连我自己都难以意识到的兴奋踏上了一条再难回头的路。 

 

 

第二节 拴狗的链子 

 

我忐忑不安地敲开刘叔家的门,他们似乎已经等我多时了。我胆怯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等待他们先发话。 

 

“把头抬起来!”白叔的呵斥声使我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见白叔吓人的目光和刘叔猥亵而嘲笑的眼神。“照片你一定都看到了,”白叔面无表情地拉长着声音对我说:“那你也一定知道抗拒我们会有什幺样的下场,那将是你可怕的末日。想想看,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同学甚至你的老师,无论老少无论男女,每个家庭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打这样的照片,你可怎幺活呀。要知道,我们是说到做到,尤其我。听明白了吗?”我无奈地点点头。“啪”的一声,我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他指着我的嘴说:“不许用点头代替回答,要把你那个屁眼里的屁大声地放出来。听到没有?”“是,白叔,”我赶紧回答:“我听清了。”“好,听清就好,那幺以后应该怎幺办呀?”白叔严厉地问。我怯懦地回答:“听两位叔叔的话,白叔和刘叔让我干啥就干啥。” 

 

“好,知道就行。”一直满脸嘲弄的刘叔开口了:“紫嫣,我们是老邻居,你爸爸妈妈和我关系也不错,照理我不该这样对你怪就怪你那天穿个短裤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你的身体诱惑我,让我想起女人。现在,没办法,你只能认命吧。”听了他的话,我的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这时,白叔又开了口:“现在,你马上脱光衣服,一点也不许流,包括你的鞋子。”我迟疑了一下,白叔抬腿就朝我的屁股上踢了我一脚。我赶紧一边动手脱下自己的衣服,一边说:“是,白叔。”“以后不许叫我们叔,要叫主人。”白叔指着刘叔和自己说:“管他叫刘主,管我叫白主。”我抿着嘴唇,低声说:“是,白叔,哦不,白主。”在两个人的笑声中,我脱光了所有的衣服。虽然在衣冠齐整的人面前完全地裸露自己对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种情况下真正地被迫脱光衣服,我还是感觉极为尴尬和不安。“跪下!”刘爷的声音不再温和。流着热泪的我慢慢地跪了下去。 

 

接下来,白主拿出两张纸片扔给我,让我大声地读出来。这是他们给我预备的“我的行为准则”和“磕头辞”,跪在地上的我不得不按照他们的要求朗读起来。 

 

我的行为准则: 

 

1、要自觉地把自己作为两个主人的奴隶和玩物; 

 

2、要随叫随到; 

 

3、进屋后要立即脱掉所有衣物直到被允许离开时; 

 

4、除非被命令做他事,要始终跪着; 

 

5、随时剃净身上所有的毛(只有头发除外); 

 

6、要忍受主人所加在身上的一切; 

 

7、对于主人的朋友也必须按照主人的命令去服侍; 

 

8、没有主人的允许,不得谈恋爱; 

 

9、不得对任何未经主人同意的人泄露与主人的关系和事情; 

 

10、违背以上各条,愿承受主人的任何惩罚。 

 

我的磕头辞: 

 

(每天第一次见到主人或主人的朋友,必须诵读如下) 

 

主人,我是您的奴隶,是您的一个性奴,是您的女奴和玩物,更是您的一条下贱的狗。贱奴的身体为主人随意使用,贱奴身上的所有孔洞作为性器,随时随地供您使用。贱奴绝对地服从您的意志,做您让贱奴做的任何事情,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违抗,否则贱奴必然要受到您的惩罚。主人在上,贱奴磕头了。 

 

读完“磕头辞”,我不自觉地磕了两个头。磕头时,不经意间我看到自己的下体流出一串清澈的液体。 

 

“好吧,马上把你身上的体毛刮净,包括鸡吧上的、屁股上的、腋下的和腿上的。要记住,随时为我们保持你柔嫩光滑的身体。”白主冷冷地命令着。我赶忙找到刮胡刀,在到洗手间用水润湿我阴部、腋下和腿上的汗毛,然后打上香皂,用刮胡刀刮去。再次清洗完,自己雪白娇嫩的阴部仿佛婴儿一般,骄人可爱,令人爱怜。我很乖地回到原位重新跪在地下,向两位主人展示自己如女人般的肌肤,看到他们欣赏的目光我甚至有点喜不自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