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主人和奴隶(5)

 

  我将双手伏在地上,伸出我修长的脖子,任由主人将那两个叮当作响的铜铃挂在了我的项圈之上。当主人挂好之后,我摇了摇头,于是,那两个铜铃就欢快的响了起来,清脆而悦耳。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说:“还不谢谢主人的赏赐——”

 

  我摇动着屁股,口中“汪、汪——”的叫唤了两下,即使这个轻微的动作,都带动着项圈和乳房上的铜铃叮当的响着。主人“哈哈”的笑着,又拿过了拿了两个护膝,分别给我戴在左右腿的膝盖上,我知道,那是主人对我的爱,更是一种保护,这样即使我长时间的跪立、爬行,双膝也不会感到痛苦和不适。

 

  那不锈钢的脚镣重又戴在了我的脚腕之上,只是这次不光我的脚上戴着脚镣,我的两个手腕上也被主人锁上了铁链,只不过手腕上的铁链要短的多,也不是多么的沉重。为着爬行的方便,主人又用一根铁链将手腕上的铁链,同脚镣上的铁链连在了一起。这样,当我爬行的时候,一抬手也就能扯动着脚上的脚镣前行。 

 

(6)

 

  最后,主人才拿出了我最后的饰物,一条真正的狗的尾巴。只不过这条狗的尾巴,被主人做了加工,前端是一段透明的硅体,其内镂空,有一个球体,既方便主人的插入,又不会很容易的滑落,况且镂空的结构,也不妨碍我体内气体的流畅。硅体的后边才是狗的尾巴,黑色的发泽,毛茸茸的。

 

  看到那个对象,我的心里有着一种的恐惧。记得刚开始主人给我插上那个狗的尾巴的时候,每一次,我的屁眼都被撑的生疼,火辣辣的,行动也不是多么的自如。当然了,经过多次的插入后,我的屁眼已经能很方便的接纳它了,但过去的痛苦,还是使我对这个狗的尾巴心有余悸。

 

  主人将尾巴的硅体放入我的空中,让我叨着。然后,用手摸了摸我因为紧张而收缩和干枯的菊花蕾,朝上面涂了些甘油,即开始搓揉了起来。不一会,我的屁眼就在主人的搓揉下放松了,主人取下我口中叨着的尾巴,那尾巴上以沾满了我的口液。主人将它凑到我的肛门口处,很轻松和自如的插了进去——

 

  当主人将尾巴插入我的屁眼的刹那,我还是习惯性的“啊”了一声,然后,我就觉得我的肛门变的充实,并且开始收缩。我伏在地上摇动着尾巴向主人表示谢意,同时,项圈和乳头上的铃铛也响了起来,其淫荡的情形无以覆加。

 

  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说:“好了,现在我们的公狗可以运动了。”

 

  我张开口,“汪、汪——”的叫了两声,然后,伸开四肢,拖动着手脚上的铁链围着主人转了两圈,那情形,就如同一条真正的宠物犬围着它的主人。只不过我这个装扮的宠物犬要显得更加辛苦,毕竟手脚上的镣铐要限制我的自由,增加我的负担。

 

  主人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好好的体味一下,明天的这个时候,就是你自由的时刻。”

 

  我也抬头看了看,“汪、汪——”的叫了两声,算是对主人的回应。

 

  主人穿好了衣物,打好领带,潇洒的有如王子一般,将公文包夹在腋间。我知道,主人要工作去了,要离开我的视野,我不舍的将头在主人的腿边摩挲着,一付亲昵的姿态。主人拿了一块厚厚的毡垫,放在了书房的计算机桌前,将我牵到了那里,我知道,那里就是我的栖身之所了。

 

  我斜躺在毡垫上,将手脚上的镣铐放好,象极了一头乖巧的母犬,我尽力的斜靠着,以避开屁股上尾巴对毡垫的接触。主人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放在了我的面前,说:“你是一只有文化的狗,我不在的时候,看看书吧,也省得寂寞和想我。”

 

  我“汪、汪”的叫了两声,以回谢主人的关心。我知道,那是我和主人最喜欢看的李银河女士着的《虐恋亚文化》,其淡雅的封面里,隐含和许多的内容,尤其是后半部分附录的王小波先生翻译的《O的故事》,更是虐恋文学的经典之作。

 

  主人蹲下了身子,吻了吻我的嘴唇后,用手拨弄了一下栓在我乳头上的铃铛,使它发出了好听的声音后,主人才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主人才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