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主人和奴隶(3)

 

  主人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谋杀亲夫,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本主人就判你扮作公狗一天,以敬效尤。”

 

  我依偎在主人的怀里,摇晃着身子撒娇,说:“奴隶接受主人的责罚,但是,今天晚上我想和主人睡在一起。明天,我再扮作主人的狗,可以吗?”

 

  主人摇了摇头,对我的撒娇感到无可奈何,伸手将我揽在了怀里,说:“好吧,好吧。我今天就搂着我的小奴隶睡。”

 

  看到主人答应了我的要求,我的心里非常的高兴,今天晚上又可以在主人宽阔、温暖的怀抱里入睡了,而不必象狗一样拖带着铁链,倦曲在地下室或者主人的脚边。我伏在主人的胸前,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主人的胸部,温驯的仿佛一只猫。我知道,主人同样的喜欢我这样的舔嗜的。

 

  果然,主人搂抱我的胳膊将我搂抱的更紧了,我抬动一下戴着脚镣的双腿,将主人的阳物夹在我的大腿内侧。我喜欢这样的一种姿态,在我的意识里,好象主人的那件阳物本来就是我身体的一个部分,只有当它插入或者被我夹紧的时候,我才感到充实,感到愉悦。

 

  主人的手轻轻的拍打着我的后背,那怜爱的情形令我感动。我在主人的怀里享受着幸福,同时,在我的心里,我也在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听主人的话,作一个好的奴隶。不论主人让我干什么,作什么,我都要去作,我要让主人高兴,让主人爱我。

 

  想到主人明天将要对我的责罚,我的脸有些发红,同时,在我的心里,也有着一种期待。因为,我知道,主人每一次对我的责罚,都会更加的爱我一分。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的,不能站立,只能象狗一样的起居,想到自己的项圈和乳头上将挂上叮当作响的铃铛,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肛门里将插上真正的狗的尾巴,我的下体又渐渐的硬了——

 

主人和奴隶(4)

 

  当我醒来的时候,主人已经起床了,我的旁边空荡荡的,只留下主人的体味。我用没有捆住的双手,撑住床铺,慢慢的抬起身子,下了床。兴许是脚镣的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惊动了我的主人,主人在厨房里问到:“小昭,睡醒了吗?你等等,我马上就好。”

 

  我走到厨房的门口,看到主人已经煎好了鸡蛋、热好了牛奶,摆放在餐桌上。我连忙说道:“主人,这些活该奴隶来干的,怎么能劳动主人——”

 

  主人用毛巾檫了一下手,走到我的身前,吻了吻我,然后说:“今天就破一回例吧。”

 

  我笑了,我知道,这一定是主人的诡计。每一次,主人准备惩罚或者调教我之前,都对待我特别的好,呵护备志,这一次也不例外。想到昨天晚上主人的话语,想到主人判我做一天公狗的决定,再看看主人现在的表现,我全都明白了。

 

  我斜倚在厨房的木门前,摇晃着我被捆绑住的身体,说:“还请主人为奴隶解开束缚,待奴隶从卫生间出来,再好好的接受主人的惩罚,作一个乖乖的狗。”

 

  主人笑了,弯腰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朝卫生间走去,我脚上的不锈钢的脚镣就自然的垂下,那铁链也发出了“哗啦”的声响。

 

  在卫生间间,我挣扎着想从主人的怀抱里下来,谁知主人制止了我的挣扎,而是将我抱在了身前,两只手抄起我的双腿,于是,我就如同一个婴孩一样的被主人抱着了。我的头倚在主人的胸前,我的脸有些发烫,我能看到我的两条白皙的腿被主人平端的伸出,我能看到我脚上的铁镣晃动着。

 

  “主人,奴隶这样尿不出来——”我羞愧的说。

 

  主人没有说话,抱着我拧开了旁边的水龙头,水哗哗地流淌了出来,那水流的声音激起了我的便意,然后主人又吹起了口哨,轻轻的、柔柔的,仿佛我真的是一个不懂事的婴孩,被大人抱着小便一样。

 

  尿液终于喷涌而出,如同一条银色的水注向前射区,我连忙抬起双腿,防备尿液射到脚镣的铁链之上。主人的手也向下摸去,摸到了我的JJ,摸到了我的尿道,痒痒的、酥酥的。我强忍着,连忙说道:“主人,不要,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