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 催眠使者—局、盘、场(3)

 

  几分钟后,两女擦干身体,重新穿起衣服。安娜坐回更衣室长椅上,听着莫尼卡的话:「安娜,仔细地听我说。只要我一打响指,你就会醒来。你不会记得自己曾经睡着,也不会记得这裏发生过什麽。你只记得自己回到更衣室,一个人冲了淋浴,然后我才进来。听好,你心裏只记得两件事。第一是你想要和我更多地在一起。你想要瞭解我更多,而且会接受我共进晚餐的邀请。第二是每当你听见我说『赛末点』时,安娜,你就会立刻陷入现在的放鬆状态,并依照我说的去做。」 

 

  随后,莫尼卡一打响指,安娜便在她的面前竟开了双眼:「对不起,你说什麽来着?」 

 

  「我说你今晚是不是愿意和我共进晚餐?」莫尼卡微笑道。 

 

  安娜本想说不,但心头忽然一动。进一步瞭解一下莫尼卡也不错,起码可以更好地掌握她比赛的路数。「有何不可?」她耸耸肩膀,站起身来。两人走出会场时,莫尼卡一路微笑着。因为她的上一场比赛当真是以"Love all"(Kel: 作为网球术语是零比零的意思,只不过事实上网球比赛不可能零比零结束,必有胜负就是)告终了。 

 

(全文完)